首页 > 假千金和反派们成狱友 > 第4章 04.反派就反派

我的书架

第4章 04.反派就反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少年们吃饱喝足,由于体能在迅速增长,他们的身体有适应期,很快躺在原地,摸着圆鼓鼓的肚皮开始呼呼大睡。

谢斐给少年们一一盖上能量罩,让他们在睡觉时足够温暖,而后去了洞口把风。

洞外,黄沙弥漫,风声犹如鬼泣,呼啦灌耳。

谢斐被吵得心烦意乱时,突然一道屏障挡在洞口,替她隔绝了黄沙,耳畔瞬间清静。

李刀疤和蔡渝并肩走过来,分别在她两侧坐下。

在星际世界,从来没有人食用过污秽,所以也没人知道,污秽的营养等同于低阶营养液的营养。

刚才李刀疤和蔡渝都吃了不少。

李刀疤原本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头,现在猛蹿两公分不说,胳膊肌肉也粗了一圈。

蔡渝身材变化最大,胸围与身高都有增长。

等两人在谢斐身旁坐下,她才问:“那个叫阿肆的少年,什么情况?”

李刀疤看向蔡渝,摇头道:“我不知道,臭婆娘招进来的。”

谢斐瞪了他一眼,少年立刻偃旗息鼓,缩起脖子不敢再说话。

蔡渝解释说:“他不是我招进来的,他主动提出加入我们队伍。我见他身上衣衫比我们都整洁,估摸他的能力很强,便同意他加入。不过,他不是很爱和其他人交流,说实话,我对他的感觉不太友好。”

谢斐表示明白,心想这人一定不简单。

方才人多耳杂,蔡渝有诸多疑问,此时才问出口:“以你的能力,不应该被关进来。你进来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谢斐还真不好如实回答。

李刀疤愣了一眼蔡渝:“老大当然是来救我们的。队长不仅给我们用高级伤药,还给我们做美味的料理,不仅如此,还在美味的料理里添加营养液!蔡渝,料理和营养液有多珍贵,不必我说吧?就这,你还想怀疑老大?”

谢斐纠正:“料理里没有营养液,那污秽的肉里所含的营养,相当于一瓶低阶营养液。”

李刀疤瞪大牛眼,因体能增长,声音气势如虹:“老大,你别隐瞒了,我们又不是傻子。我李刀疤和所有兄弟,都会记住你的无私奉献,从今天起,我李刀疤的命就是你的命!我甚至可以以身相许,报答恩情,不死就行。”

正在喝水的谢斐被一口呛住,猛地咳出声。

她打量李刀疤:“……不,我不需要。”

蔡渝望着李刀疤,嗤了一声:“李刀疤,你撒泡尿照照自己长什么样,我看了都觉得恶心,老大能看得上你?”

李刀疤仿佛明白什么,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没关系的老大,我们队里有身材壮硕的猛男,体能贼好,我帮您挑挑?”

并一脸坏笑不怀好意地挤眉弄眼。

谢斐忍无可忍,起身道:“不需要,男人影响我拔刀的速度。我去里面看看,你们守洞口。”

望着谢斐离去的方向,李刀疤眼底的崇拜都快溢出来,只觉谢斐的形象又高大了数尺。

他一脸认真唏嘘道:“老大居然会用刀?难道,她还有星兵的力量?”

机甲战士生来与机甲绑定,早已与机甲融合,他们可以在瞬息之间放出机甲,不需要赤手空拳用武器。

而星兵力量彪悍,无机甲护体,反而能将刀剑等武器练到出神入化。

因此在星际,会用刀剑等武器的机甲战士,一般都不简单。

蔡渝望着谢斐离去的方向,也陷入沉思,半晌才道:

“从她话里分析,她拔刀的速度并不低。”

李刀疤想到什么,震惊到瞳仁放大:

“这女人的力量竟如此恐怖。那……”

他看向蔡渝,眼神变得凶横起来:“我决定做她的狗腿子。蔡渝,你要跟我一起当狗腿子,以后我保证不过搞死你。”

蔡渝的异能是能把摸到的东西变成强大的武器。

她摸到一块石头,掌心立刻生出一枚巨锤。

她轮起自己的大锤,“砰”得砸在地面上,一瞬间地动山摇:“我不介意先弄死你。

-

进入生门后的第24小时,黑暗二层的通道会开启。

夜深人静,谢斐正靠在石头上休息,突然有人朝她鬼祟靠近。

由于她的能晶无法分辨来人是善是恶,敏捷性地启动,在谢斐四周竖起机甲盾。

谢斐睁眼发现是阿肆,收了机甲,望着他:“怎么是你?”

少年的体能得到补充,身体健壮不少,没了之前那种弱不禁风的单薄感。

他明亮的眼睛忽地漫上一层水汽,他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把溃烂的手伸过去给谢斐:“疼,无睡意,可以给我吹吹吗?”

谢斐内心一阵冷笑。

都是千年的狐狸,装什么傻白甜?

吹吹就吹吹!

谢斐接过少年红肿的手,只见他的伤势恶化,腐肉竟溃烂至少两指宽。

恶化的伤口鲜血淋漓,正在往外渗血,谢斐大概知道有多疼,腮帮鼓起来,用力“呼呼”在他掌心吹了几下。

而后还故作不会照顾人的直女,拿一双真挚又关切的眼睛望着少年,询问道:“怎么样?好些了没?”

少年紧皱的眉头很快舒展开,僵硬地继续露出微笑:“好多了呢。”个鬼!

系统检测到阿肆的怒意逐渐上升,反派值即将上升,谢斐似乎要补救一般,取出从商城里换取的地球食物,递给他:“你先吃点东西,缓解一下疼痛,我给你上药。”

系统还挺人性化,大概是怕谢斐这个地球人不习惯这边的饮食,商城里有一些简单的地球食物。

她拿1金币换了一包垃圾食品,取之于反派,用之于反派。

阿肆捏着手里充气的包装袋,上面写着“卫龙辣条”,他看不懂远古地球的中文字,脑内的光脑也解析不出这是何物。

他疑惑地问谢斐:“这是什么东西?”

谢斐:“尝尝。”

说话间,她动作麻溜替他清理了伤口,蘸取一点药水,点在他掌心伤口打圈圈。

药水刚接触到少年肌肤,他的伤口瞬间愈合。

阿肆轻轻的咬了一口辣条,那股咸甜的味道像核弹,轰炸着他的味蕾,让他欲罢不能。

等他吃完一包辣条,思绪从美味中苏醒,这才发现,自己掌心的伤口已经愈合。

阿肆看她:“这是高级伤药,很珍贵。”

不等少年说话,谢斐继续展示自己爱的微笑:“伤药是用来救人的,能给你们治疗伤势,它就有价值。如不能替你们治疗伤势,那它便没有价值,自然没有珍贵一说。”

谢斐为他动用了“教育嘴”,花费金币够买了“辣条”,甚至使用了价格昂贵的高级药水,他的反派值,总应该降低一点点了吧?

系统:【获得反派好感度+10,还差90好感度才可以降低阿肆的1分反派值。】

谢斐:“???”

我淦啊!

还差90好感度才降低1分反派值,这是什么骚操作?

怪不得她的前辈们都死了,被气死的叭?

谢斐保持微笑,没关系,没有她谢斐做不到,只有她做得不够好。自我pua,让星际更为美好。微笑。

辣条的香味太大,其它还蜷缩在能量罩内熟睡的少年们逐渐醒来,正用一双双期待又饱含炙热的眼神望着她。

有个厚脸皮少女,吞了口唾沫:“老大,好香啊,我可以尝一尝吗?”

阿肆眼神一沉,把辣条开封的口子重新折叠压实,收进了自己的收纳袋内。他做这些的时候极其淡定,一副“我从来没吃过辣条你们别看我”的表情。

谢斐:“……”好家伙,不愧是反派,还带吃独食的。

谢斐忍痛又花费10金币,给少年们购买了一些地球的垃圾食品。瞬时间,洞内充斥着“辣条”味儿。

刚才那个瘦弱的少女舔了舔手指,泪流满面道:“老大,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料理,老大,你真的不会抛弃我们吗?你,会离开我们吗?”

虽然大家认识谢斐不久,可谢斐给他们的安全感和幸福感,已经让他们对谢斐产生依赖。

花费10金币买垃圾食品的谢斐,怎能不抓紧机会对反派们进行引导教育?

她启动自己的“教育嘴”,开始了一阵喋喋不休::“一直会,直到你们走出教育院,直到看你们成为对星际建设有用之人。你们还年轻,你们这一代是星际的未来,前途无限光明。你们的福气还在后面,并非废人,你们是星际的未来之光,日后定能在星际中发光发热。加油,努力活下去,走出这里,若有朝一日强大,一定要铲除□□,扶助弱者。”

大家手里的辣条都不吃了,指头也不舔了,怔然望着她,眼神愈发炙热。

仿佛被困寒冰地狱许久的绝望之人,忽地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终将光明。

谢斐被这一双双眼神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却不得不抓紧机会,继续慷慨陈词:

“少年们,你们是未来的希望,一定要做一个有品德、有知识、有责任的好人。你们曾经因无人教导走过歧路,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见过黑暗,才能更好地去呵护光明。一个伟人说过,志向是人生的航标,要做一个对星际建设有用之人,首先要确立志向。你们一定要把重要的志向和同胞、星际联系在一起,方能成为星际之栋梁。”

她以为当她说完这番话,少年们也一脸茫然看她。

有人提问:“吃错能改,善莫大焉是什么意思呀?”

谢斐无言以对:“……”

差点忘了,现在是星际世界,地球中华文明,已经失传得差不多了。普通平民,压根不知道这些古语的意思。

谢斐耐心给他们解释古语的意思。

大家消化了一会儿,有人又问:“老大,我们为什么要做好人啊?那些联邦自称为好人的人,杀了我们的亲人,把我们抓来这里。刀疤哥说,我们不能做好人,我们要做恶人,以恶止恶,以杀止杀,杀光联邦天赋者,让星际成为我们这些普通人的天下1

李刀疤愣了那人一眼,牛眼瞪得老大:“狗屁!我没说,不要污蔑我1

“……”

谢斐脑仁炸痛,看来以后还得给少年们进行素质文化教育。

她道:“以恶止恶,以杀止杀之后呢?他们杀了你们的亲人,而你们又去杀无辜的人?你们要相信,这世界是有因果循环的。在这个世界,明显缺乏一套律法来保护弱者,那么我们就努力,成为对这个星际有用之人,努力成为一个有话语权的人,为弱者呼吁,你们淋过雨,也要做一个为弱者撑伞的人。走出去,努力强大,谁杀了你们的亲人,谁害了你们,便去找他们报仇,不牵连无辜的人。懂了吗?”

谢斐的话像温柔的阳光一样抚平他们的躁动的心。

谢斐继续又道:“我们要学会善良,但我们不能盲目善良。在这个危险的世界,也要时刻保持警惕。我们手里的刀,是斩向恶者。联邦那些杀害你们亲人的天赋者,他们并不是好人,只是披着羊皮的狼,披着伪善的恶人。我们要嫉恶如仇,也要有怜悯之心。人与兽最大的区别是,是我们可以管控自己的欲望。那些挥刀向弱小者,与兽无区别。”

在少年们沉默消化谢斐的教育时,她一晃眼,仿佛看见阿肆眼底掠过一抹讥讽。

等谢斐把目光投射过来,阿肆冷言冷语:“联邦没有一个星球会保护弱小,这世界本就不公平。以杀止杀,以恶止恶,比去重新塑造规则要简单很多,毁灭比拯救简单多了。”

少年说完这段话,系统发出尖叫鸡一般的声音:

【阿肆好感度降低,愤怒值持续增长,反派值即将增加!宿主,请做出应对?

谢斐内心喊了一种植物,这特么就像班里扰乱秩序拉低全班成绩的差生,让人头疼。

她情绪激动起来:“强大的人都会去做有挑战的事,拯救是比毁灭困难,可正因有困难,我们去做了,成功了,不是才更有成就快感吗?你们这么强大,这么恨联邦,那就去建立一个自己星球!让那里成为礼仪之邦。在那里,大家谦和有礼,没有同类猎杀。变强不为掠夺,只为保护家园。”

阿肆的语气更冷,只觉像在听笑话:“这听起来像一个理想世界,宇宙历史上,哪儿有这样的国家?”

谢斐拳头都硬了,怎么她的“教育嘴”加成,仿佛对他毫无效果?

系统声音弱弱地:【反派值越高,就越有自我意识呢……】

谢斐拿严厉的目光望着少年,回忆起自己的祖国,胸腔充满骄傲与自豪:“还真有。在宇宙史上,存在这样的国家。曾经的地球上,有一个礼仪之邦。在数千年历史长河中,他们不断遭遇被侵略,种族却日益强大,始终保持赤子之心。在面临侵略时,他们的人民会将力量凝聚,聚沙成塔,相互扶持渡过难关。他们强大时,不会主动侵略,用强大的国力守护寸寸疆土,援助弱小国家。”

谢斐斜睨他一眼,冷声道:“少年,你读书少,我不怪你。”

什么熊玩意,她才没那么好脾气惯着。

反派值增加就增加吧,她又不是没有多余金币给扣!

就在这时,系统提示:

【阿肆好感度猛增,反派值降低1个点,剩余反派值:99】

这倒是让谢斐没想到。

感情这熊少年,是个抖m

吃硬不吃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