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千金和反派们成狱友 > 第17章 17.出题就出题

我的书架

第17章 17.出题就出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星际世界,由于科技发达,很少有人会愿意动脑去做计算,基本依靠光脑。可在这个洞内,不仅异能被屏蔽,光脑也被屏蔽。

这就导致,这个世界的人自身的计算能力非常之差。

好比一个现代人用惯了计算器,十位数加减乘除都得上个计算器。轮到自己计算时,就显得蹩脚,甚至出错。

晁越对数字极为敏感,可星际历史是他的弱势。加上他出生贫寒,压根没念过书,一旦摊上和星际历史相关的问题,就嗝屁了。

可晁越还有曾曜的帮助,以曾曜的聪明才智,翻译出这道题只是时间问题。因此在原著中,曾曜带着晁越、柳孟等人走出了教育院。

由于他回答的时间较长,最后能带出去的人并不多。

可谢斐不一样,这道题对她而言,很简单,列个一元一次方程就可以了。那么她就比曾曜做得更好,争取把这里所有人,一个不少地带出去。

谢斐并没有着急回答,而是反问:“如果我一分钟可以答出来,这里,包括下面被困的所有人,都可以一起进洞吗?”

嫦娥柳叶眉微挑,笑道:“被困在下面的人,都是答题失败者,他们不包括其中。”

谢斐“喔”了一声,又道:“我们玩点儿刺激的好不好?如果一分钟内我能给出答案,就连带他们一起随我们进洞。若答不出来,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被你关进水晶棺内,怎么样?”

嫦娥不免一怔,而后笑道:“哇哦,这个赌注有点大。”

谢斐身后的一群少年开始躁动,甚至恐惧地望向晁越:

“晁老大,我们可不能冒这个险,三十秒,这太夸张了1

“是啊,晁老大!柳队蔡渝一行人,都败在这道题上,她一个女人,脑子能有多会算?我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我不愿做这个赌注1

大家纷纷表示抗议,嫦娥把手拢进袖子里,好整以暇打量他们:“快点商量哦,你们只剩十秒喽。”

时间紧迫,谢斐看向曾曜,问:“你信不信我?”

“嗯。”

曾曜给晁越递了一个眼神。

接收到曾曜的眼神,晁越的语气流露出杀意:“不愿意参与赌注的人,即视为我们的竞争敌人,不留活口。”

晁越的狠劲儿他们都见识过,大家自然不敢再有反驳的声音。

等人群安静下来,她对嫦娥道:

“答案是60。这一段问题虽然是远古地球华国的文言文,可实际并不难,列一个一次函数方程就能解出答案。可以把这道题理解成:2人一起吃一碗干粮,3人一起吃一碗污秽粥,4人同吃一碗营养液,一共用了65个碗。”

“所以,设共有客人x,列出方程x/2+x/3+x/4=65,x=60(人)”

谢斐给出答案的时间不到一分钟。

众人听她这么一翻译,瞬间就觉得这道题太简单了!这是一道不用光脑就能解出的数学题啊!

嫦娥飘至空中:“真是聪明呢,好叭,我履行诺言,放他们出来。可是,真正的试炼才刚刚开始哦,接下来你们可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哦。”

他们身后的石门缓缓开启,一扇门出现在空地。

门后便是放水晶棺材的地方。

大家去帮忙救人,水晶棺一开,都被里面的虫子给吓得头皮发麻,纷纷往后退。

谢斐不仅没往后退,反倒趴在水晶棺上,捞起一把白色软虫,放在手心打量。

李刀疤醒过来,发现下半身爬满了软虫,这些虫子吐出的白丝将他下半身紧紧缠绕,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一点点被剥夺。

他吓得大叫:“啊啊啊啊老大救我!这些是什么虫!好可怕1

经系统检测,这东西叫“星际蚕”,是远古地球的人类研发的一种适合在星际生存的蚕种。

经过漫长时间的演变,星际蚕已经进化到了异兽的行列。它的攻击性几近于无,却能在短时间内吐出蚕丝,将敌人裹住,并且通过蚕丝把敌人的力量化为己用。

这个蚕宝宝,可是好东西,蚕丝可以吸取俘虏的力量,用这股力量转化为武器。蚕沙还可以拿来制作高级伤药,并且蚕蛹的营养含量极高,也可以拿来做营养液。

谢斐招呼大家:“快,把这些蚕宝宝都收起来。它们不仅可以吃,而且营养价值奇高,蚕丝还可以用来做武器。”

大家自动屏蔽“可以做武器”,只一句“可以吃”就让他们兴奋起来,看白虫时自动闹不成食物,大家一阵哄抢。

一米八八的柳孟从水晶棺出来,比起分-身,母体更加高大,且五官轮廓更加深邃。

当他的母体从水晶棺里走出时,那个分体便消失了。分体与母体记忆共享,知道谢斐为他们所做一切。

他走到谢斐跟前,亲自道谢。

通过近几日与柳孟分体的接触来看,这个男人并不善言辞,甚至给人一种钝重感。当分体与母体融合之后,谢斐这种感觉更甚。

男人近一米九,即便谢斐身高并不矮,在他跟前也像个小孩。

李刀疤从水晶棺里爬出来,一路奔逃至谢斐跟前,哭诉道:“老大呜呜呜呜,我们可太惨了!做不出题就关我们,凭什么呀1

“凭你小学没毕业,凭你是学渣。”谢斐拍拍他的肩膀,安慰说:“看来以后不仅得让你们背诵《新时代爱星际主义教育实施纲要》,还得让你们背背诗词文言文,得全方位提升你们的素质教育。”

时间已经耽搁太久,曾曜催促:“斐斐,时间不多了。”

李刀疤从一声“斐斐”里听出了猫腻,等谢斐与曾曜走在前头,他小声跟蔡渝吐槽:“你有没有觉得,曾曜看咱老大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嗯。爱得深沉。”蔡渝点头,又一脸认真地扭过头,看向身材高大的柳孟:“柳孟,你看出什么了吗?”

柳孟看了眼曾曜谢斐方向,又看回蔡渝,摇头,而后离开。

李刀疤盯着柳孟的背影吐槽:“装逼的木楞子。蔡渝,你以后别跟他说话,总感觉咱们像热脸贴他冷屁股,憋屈。”

蔡渝自顾自地往前走,目光依旧在柳孟身上:“冲他那张脸和身材,我乐意憋屈。”

李刀疤急了,快步追上去,还特地勾了勾胳膊,展示自己的肱二头肌:“我靠,蔡渝你瞎啊?你面前就有一个强壮又帅性格又热情的帅哥,你干嘛要去贴人家冷屁股?你来贴我的热屁股啊1

蔡渝楞他一眼:“煞笔。”

-

石洞后是一个铁索桥,雾气蒙蒙,看不清铁索桥的另一端。桥下是沸腾的毒液,曾曜丢了一条血蛇下去,毒液如有生命一般,窜起一股浪花,将血蛇吞噬。

这支队伍有数百人,而铁索桥经久失修,晃荡的厉害。

谢斐曾曜等人行至中间时,铁索桥突然开始晃动。

李刀疤尖叫一声:“我靠老大不好了!铁索在迸裂1

大家立刻看手里扶着的铁索,这些锈迹斑斑的锁链环扣正在以肉眼可见速度迸裂。

而他们脚下的毒液掀起浪花,几乎要将他们全部吞噬。

大家慌神,开始往终点跑,大幅度动作导致铁索桥晃动地愈发厉害,锁链迸裂速度也加快。

曾曜皱眉,厉声喝止:“都不许动1

说来也奇怪,就在曾曜这一声喊出来时,大家如被定住,居然真的动不了了。

曾曜通过复制异能,冻住了所有人肢体。

所有人的异能都被屏蔽,可曾曜却还能动用异能,这让谢斐有些意外。

铁索桥晃动渐止,锁链迸裂的速度也渐缓,谢斐屏住呼吸看向曾曜,正要说话,曾曜握住她的手腕,示意她别说话。

少年的手冰冷,怕她掉下铁索桥,将她握得很紧。

谢斐立刻闭嘴。

在这种极端环境下,她的敏锐度绝对不如这个大反派。

直到大家悄然无声时,铁索桥的迸裂才静止。

谢斐明白了,一旦他们挪动及发出声音,这铁索桥就会开始迸裂,可如果他们静止,这迸裂就会静止,桥下的毒液也会禁止。

待危险暂停,上空再次出现嫦娥,她的披帛飘在空中,美妙绝伦。

她眉眼弯弯,温和道:“嗨呀,还以为你们等不到我出题了呢。想要过智慧洞的铁索桥,靠的必须是智慧呦。”

嫦娥飘到曾曜跟前,手指在他眉心一点:“我还真是低估了你这条漏网之鱼呢,从现在起,你无法再施展任何异能了哦。”

曾曜眉头紧蹙,颇不友好地望着嫦娥。

她并不在乎曾曜的情绪,又飘回半空,瞥了眼谢斐道:“铁索桥这关的题目,原本限时是五分钟。可是,考虑到你那么厉害,难度升级了哦。下面这道题,需要在三十秒内回答出来。否则,铁索桥断裂,全都要去喂我的毒液哦。”

众人:“……”

李刀疤忍不住骂道:“神经病吧?凭什么因为我们有强者而让规则更严苛?这不公平1

嫦娥伸了个懒腰:“你们不配跟我讲公平。下面请听题。”

“贮以玻璃瓶,紧塞其口,勿使泄气,则药力不减。气甚辛烈,触人脑,非有病不可嗅;在“刀创水”条目下写到:治金创,以此水涂伤口,即敛合如故。问题是,“鼻冲水”与“刀创水”,指的是什么东西?”

这次连好脾气的蔡渝忍不住开骂:“煞笔东西1

这一声动静导致铁索桥又断了一根。

大家都望着蔡渝,一双双大眼睛里皆闪着不灵不灵地眼泪花,看起来可怜极了,仿佛在说——

“大姐您别骂了!越骂我们越危险。”

紧跟着是近十秒的沉默,嫦娥为了扰乱谢斐的思绪,特意开启嘲讽模式:“你要知道守恒定律,刚才你在外面耍了小聪明,是要受到惩罚的呢。”

嫦娥嘲讽的话还未说完,谢斐打断:“氨水和碘酒。”

时间不多不少,刚好29秒。

就在谢斐说出答案的那一刹,铁索桥逐渐变成了兼顾的石桥,不再晃动。

谢斐看向嫦娥,笑道:“我想你误会了,我不屑于用小聪明。承认我优秀,没那么难。”

谢斐看得出这个嫦娥心高气傲,故意气她激怒她。

一旦双方谁先开始不理智,谁就输了一半。

通过铁索桥,他们被传送进一个全封闭空间。众人刚进入不到一分钟,四方墙体开始朝中间挤压,逐渐到了头顶,压迫跟令人窒息。

可这次大家镇定许多,有谢斐和曾曜在,仿佛有了定心针。

嫦娥再次出现,飘到谢斐跟前,笑着说:“这样吧,你出题。若我十分钟内答不出来,算我输,我放你们过去。”

谢斐:“十分钟?”

她反问的口气让嫦娥皱了皱眉头:“二十分钟。”

谢斐问:“你的名字和身份取自远地球华国神话故事里的人物。你出的题目,也很有华国文言文特色。为了应景,你用毛笔白纸答题,怎么样?”

嫦娥一脸骄傲,广袖一挥,面前出现一方楠木几案,上面出现文房四宝:“当然没问题。”

众人一听嫦娥的十分钟变二十分钟,纷纷骂道:

“我靠,要脸不要?给我们就五分钟甚至三十秒,给自己就十分钟甚至二十分钟?这妥妥作弊啊1

“是啊,简直卑鄙!这不公平1

嫦娥哼了一声:“你们不要跟我讲公平,教育院内没有公平。开始出题吧1

嫦娥优雅地握住毛笔,胸有成竹,笑容得体,温柔得无可挑剔。

谢斐冲她微笑,道:“请你在二十分钟内,用文言文翻译《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全部内容。”

嫦娥握毛笔的手一抖,笑容逐渐凝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