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千金和反派们成狱友 > 第19章 19.萌娃就萌娃

我的书架

第19章 19.萌娃就萌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蓝朔只觉谢斐的话有些可笑:“到了这种时候, 你还想耍小聪明,挑拨离间?你以为,我们这里, 仅仅只有二十个生铁段位的机甲吗?”

他话音未落,黑暗中又走出十名生铁段位的星兵战士。

二十名生铁机甲,再加十名星兵战士, 战斗力总和甚至可以对付一波小型虫潮。这是通缉星际红字文件的星际重犯, 才有的待遇。

蓝朔是赵尽的亲信,也是兄弟, 两人曾是同学。

作为寒门子弟,他因为天赋异禀从小被蓝海星着重培养, 享受的是贵族子弟的培养待遇。

后来他与赵尽、文泽宇三人,以同届前三的成绩考上军校,同寝三年, 成为兄弟。

在军校那几年,他和赵尽、文泽宇风光无限。并且在三年前的星际军校奖杯赛上,分别霸占了前三名, 拿到了加入联邦军的资格,正式成为了一名联邦军人。

他的机甲天赋优于赵尽,可是在学校试炼期间, 蓝朔每次同赵尽做任务, 学校碍于赵尽的家族势力, 都把最大的战利品分给了赵尽,而他和文泽宇只能分到赵尽剩下的东西。加上赵家拿重金给赵尽买晶石给赵尽当升级养分,他的段位很快到了白银。

而蓝朔文泽宇因为家庭资源却远远不及,卡在生铁段位。起初蓝朔还对学校分配问题有异议,直到后来得到赵尽好处, 再加上赵尽无时不刻给他画饼,不平衡的心态才得以缓解。

赵尽加入联邦军后,拿了家族资源,一路高升,现在已经是蓝海星少校军衔。同时他兑现了给蓝朔的承诺,提携他成为亲信,如今蓝朔也在军中拿到了上尉军衔。

如果不是赵尽,凭他寒门出生,压根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有这样的高升。因此,他对赵尽忠心耿耿,且心怀感激。

谢斐通过系统检测,意外发现蓝朔头顶也有反派值蓄槽,35反派值,这反派值甚至超过了最初的蔡渝。

看来,反派值不是只有反派少年会有,任何人都会有。

人性复杂,每个人都有阴暗面,包括谢斐自己也不是完美圣人。但生而为人,必须坚守底线,严格律己,控制最原始的欲-望。

蓝朔出生卑微,是一个有上进心且自尊心强的人,在与赵尽出生入死期间,军功不菲,可大部分的功劳都不在他头上,都被赵尽独占。要说他没有嫉妒和埋怨,也不合理。

谢斐打算利用这一点,尝试说服赵尽。

她打量四周,目光回到蓝朔身上,感慨:“好家伙,二十个生铁机甲,十名星兵战士,我是打家劫舍的星际大盗吗?居然有这种待遇?赵尽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

由此可见,赵尽不是没脑子的人,做事小心谨慎。即便谢斐失去了能源之晶,成为一个废人,他依旧担心她会死灰复燃,所以才给了她这么重的“礼待”。

蓝朔对谢斐的初印象还算不错,谢家大小姐,走的是乐善好施的人设。

那时的谢斐比蓝朔小两届,好名声在外,相处起来也没什么大小姐架子。

他还记得与赵尽、文泽宇在军校训练时,谢斐经常爬到高墙上偷看他们训练,并且像个猴儿一般翻墙进来,给赵尽送些她亲手做的食物。

食物的食材在星际尤其珍贵,谢斐从来不会只给赵尽做独一份儿,而是会把蓝朔和文泽宇那份儿也做上。

一直以来,蓝朔都以为谢斐是个不错的姑娘,对她的人品性格也颇为赞赏。直到苏秋的出现,他才真正看清谢斐的真面目。

苏秋作为谢家的真千金,虽机甲天赋一般,但依旧被安插进了军校。

起初,蓝朔并不喜欢苏秋,觉得她太弱,认为她是因为家里有钱,仗着家里的关系才进入军校。他狭隘的认为,这种有钱富二代,弱也就算了,还占用了其它优秀寒门子弟进入军校的名额。

蓝朔对苏秋改观,是在一次野外训练中。

他和赵尽、文泽宇被困龙窟,苏秋不知到因为什么缘故,出现在了危险的训练基地。

苏秋误打误撞,进入龙窟,并且利用烤干粮的味道,将野龙引开,他们三人这才得以逃脱。

她虽救了赵尽蓝朔三人,可赵尽却并没有给苏秋好脸色看,当即冷嘲:“你是故意出现在这里,到我跟前刷存在感的吗?别以为你救了我们,我就会对你另眼相待。我与谢斐自小有婚约,我不管你是真千金,还是假千金,我从小接触的姑娘是谢斐,我要娶的人也是她。”

蓝朔至今记得苏秋当时的眼神。

女孩被赵尽这一吼,吓得身躯一哆嗦,一双大眼睛立刻蓄满一汪湿润,要哭不哭的模样,最终,欲言又止。

苏秋垂下头,喉咙一阵滚动,再抬眼时,已是一副温柔笑颜。

她声音低柔,仿佛被斥责的事从未发生:“赵尽,你不要有心理压力,我不会跟父亲提婚约的事,我也不会介入你和谢斐的关系。”

回到军校后不久,关于苏秋的谣言在校园内传开。

——苏秋是野种,打算介入谢斐和赵尽之间的感情。

——苏秋私生活混乱,尝试勾引赵尽蓝朔以及文泽宇。

——苏秋成绩垫底,来军校压根不是上学的,是来钓金龟婿的。

这些谣言赵尽三人并未理会,甚至也一度认为,苏秋就是那样的人。

苏秋因为这些谣言被停课,直到三个月之后,校长查清真相,才在校园大会上给了苏秋清白,并且严肃批评了始作俑者。

偏偏不巧,这个始作俑者是谢斐的好朋友,因为这层关系,这事儿变得微妙起来。

校长公布真相之后,蓝朔和赵尽他们才知道,原来苏秋进入龙窟不是偶然,而是被谢斐的好友给恶意丢进去的。

多大仇?竟然把人丢进龙窟,如果出事,那就是一条人命!还是谢家真千金的命!

后来蓝朔他们还得知,那些关于苏秋的谣言,也都是谢斐好友造谣传播的。

谢斐好友被开除,包括赵尽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这事儿和谢斐脱不了干系。

之后类似对于无形抹黑苏秋的事,多不胜数,桩桩件件的幕后主使,明里暗里都指向了谢斐。

苏秋在蓝朔赵尽三人心里被逐渐洗白,而谢斐却成了那个招人讨厌的“恶毒”女人。

一年之后,赵尽爱上苏秋,并背着家族与谢斐提出分手。

两人虽然分手可婚约还在,真正让赵尽起了杀心的,是那次剿虫之战。

虫潮入侵,谢斐和苏秋接到任务去西边清缴残兵。

两人误入陷阱,谢斐居然趁机想杀了苏秋。

不过女孩福大命大,身负重伤逃回蓝海星,可她的能源之晶却被谢斐给毁了。

即便事后谢斐再三狡辩,可证据确凿,已经没人相信她。

赵尽想趁此机会杀了谢斐,让婚约烟消云散,如此他就可以光明正大与苏秋公布情侣关系,并且迎娶苏秋。

而蓝朔暗恋苏秋多时,他知道自己不能与苏秋在一起,可也想做个默默守护她的骑士。

他认为谢斐的善良都是伪装,实则恶毒至极。因此,为了给暗恋的女孩报仇,他亲手取了谢斐的能源之晶。

但他没想到的是,谢斐居然又获得了一枚生铁段位的能源之晶。

毋庸置疑,谢斐一定是用了某种卑鄙手段,从其它人那里抢来的。

往事桩桩件件浮上心头,再加上谢斐抢夺他人能源之晶,蓝朔对她的鄙夷更深了一层。

他道:“谢斐,你到底用这幅伪善的面孔骗了多少人?你真是卑鄙。”

谢斐一脸好笑:“卑鄙?我哪儿有蓝朔你卑鄙?你和赵尽趁我受伤,将我囚禁,并取走了我的能源之晶。论卑鄙,你们更卑鄙吧?见我在教育院内没死,又搞这么大阵仗来杀我,论卑鄙,我远不及你们。”

蓝朔皱眉:“谢斐,从前我怎么没觉得,你这么伶牙俐齿?竟然颠倒是非黑白!你毁了苏秋的能源之晶,我们取走你的能源之晶给她,这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道理。再者,你不过是谢家的假千金,你从前那枚能晶,还不是谢家斥巨资给你培养出来的?真正的苏家千金回归,你的能晶,理所应当物归原主。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卑劣的手段,才抢来一枚生铁段位的能晶。那些大奸大恶的星际强盗,可没你卑鄙?”

“蓝朔,你是不是杠精转世投胎?我拥有了一枚新的能源之晶,就是抢来的吗?你在军校念的书,白读了?生铁以上能源之晶,只有传承才能完整保留其能力。而我这枚能源之晶,丝毫无损,这代表什么,你不清楚么?”

谢斐指着胸腔,点触着胸部,能源之晶散发出淡紫色的光芒。

蓝朔看见了那枚完整无暇的能源之晶,不仅毫无损伤,就连纯度也很高。

能源之晶在传承过程中,纯度大概率会受损。谢斐那枚能源之晶不仅无损,纯度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这说明,给谢斐传承能源之晶的前辈,是一个心态没有任何污浊的高人。

这样的人必然有大智慧,对方愿意把能晶心甘情愿传承给谢斐,难道也是受了她蒙蔽?

蓝朔疑虑了一阵,很快又给自己吃定心丸。

那位前辈一定是受了泵比。

谢斐那副伪善的面孔能欺骗他,必然也能欺骗其它人。真是一个卑鄙小人。

他与谢斐对话浪费了太多时间,不想再与谢斐多说废话,抬起机甲手臂,瞬间变成一枚多孔机关炮,对准谢斐,再次轰了下去。

蓝朔一动手,其它机甲也齐刷刷将激光炮对准了以谢斐为中心的队伍轰炸。

机甲之后的星兵如暗影一般掠动,只瞬间,便从远处跃至谢斐队伍之前。

谢斐刚才与蓝朔“废话”,给曾曜他们争取了时间。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队伍,以曾曜晁越为首,尽数做好了准备。

那些激光炮如几股巨大的洪流,从不同方向倾泻而下。

异能屏障少年齐心协力,聚起了一枚坚固如铁壁的屏障。几乎同时,谢斐将巨大的蚕丝网从激光炮里射出,那张巨网从天而降,覆盖在屏障上,形成了一层保护膜。

当那几束巨大的激光炮落下,几近毁天灭地的力量,瞬间就被蚕丝给吸收。

冲刺而来的星兵犹如光影一般在屏障外掠动,他们身形与机甲相比十分弱小,速度却奇快,能在瞬息之间杀人于无形。

蓝朔的人被屏障阻隔在外,发现蚕丝端倪,用手中武器开始切砍蚕丝。可蚕丝交织复杂,即便他们斩切的速度很快,却无法在短时间内斩断这张蚕网。

蚕是谢斐在水晶棺里收的,她特地把蚕宝宝们放在了陈倩种植桑树的空间内。

他们被困智慧洞的时间,星际蚕在吃了新鲜桑叶后,不仅快速繁衍,成长速度也惊人,短时间内就吞吐出了如此之多的蚕丝。

谢斐将这些蚕丝收在机甲武器中,由机甲系统自主地转换成了防御网。

星际蚕丝可以吸收异能者的异能,也能吸收机甲的攻击。

陈倩发现自己种植桑叶养的蚕,在关键时候发挥了这么大的作用,不免兴奋道:“原来老大让我在空间里种桑树,是为了有朝一日养蚕宝宝!是为了战斗做准备!不枉我这么辛苦地种植桑树!”

李刀疤一向不吝啬自己的彩虹屁:“老大牛逼啊,原来您在很早之前,就把这个给计划好了?”

不仅李刀疤陈倩,就连晁越和柳孟,不免对谢斐刮目相看。也彻底明白,为何曾曜愿意在她面前俯首做小,她身上有太多他们看不通透的东西。

谢斐:“没那么夸张,我也没想到蚕丝会这么快派上用场。”

他们虽然有人数优势,可除了曾曜,其它少年的异能都还停留在十级以下。

除非他们有三十人的异能升级至十一级,否则压根不可能取胜,和蓝朔正面交锋,无异于以卵击石。

屏障也隔绝了里外的声音,谢斐从机甲舱里出来,走到曾曜跟前:“我们虽然人多,可力量整合远不及对方,屏障虽然暂时护我们周全,可时间长了也不是办法。阿肆,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有。”曾曜皱眉,停顿片刻后,道:“但风险很大。”

“哦?你且说说。”

曾曜手指在空中一点,划拉出一个光圈,如同烟火璀璨。光圈在空中扩大,变成一道门。

谢斐压根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一脸疑惑望着他。

晁越蹙紧眉头:“曜哥,这不合适。二十级以下的异能者,无法完整操控光之门,稍有差池,玉石俱焚。你现在的异能只有十一级,能力远远不够。”

“如果斐斐愿意帮我,未必不能成功。”

曾曜看向谢斐。

其它人也颇为震惊地看向曾曜,完全没想到,他居然拿出了光之门。

天赋者每升一个段位,都会得到一次“大招”奖励。谢斐在升生铁段位时,用“大招”锁定污秽,将污秽一瞬之间,全部秒杀。

而异能者也有类似的“大招”奖励。

异能者的异能等级,每十级算一个段位。曾曜升至十一级时,得到了“光之门”。

光之门是一种可以摧毁人心的武器,一旦开启,敌方会被吸入光之门,在里面接受各种心灵击打。

它会把人心最脆弱的一面放大,而后再予以打压,让人彻底崩溃,不战而败。

但开启光之门风险很大,对手越强,操控的异能者所面临的风险就越大。

晁越见谢斐一脸迷惑,仿佛不知道光之门是什么,解释说:“光之门能大概率轰碎敌人的心理防线的东西,可以让其不战而败。但是,光之门一旦开启,不仅是敌方,就连操控它的异能者,也会被吸进去。敌人的能力越强,操控者遭受的心理摧残就越狠。所以,这是一种极其危险的方式,稍不留意,玉石俱焚。”

谢斐大概明白了,她对曾曜说:“我会为你提供最好的高级伤药。如果还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说。”

曾曜眉眼一弯,笑得十分灿烂:“斐斐陪我一起进去就好啦。有斐斐在,我放心。”

晁越立刻阻止:“不行。”

他不是很信任谢斐。

如果曾曜出事,他等同于失去了一个最重要的队友:“曜哥,我陪你去。”

柳孟平时不爱说话,可他是一个极讲义气的人。

他的异能是在曾曜的帮助下觉醒的,如果没有曾曜,他只怕早就死在光明层,压根活不到现在。

柳孟走上前,自告奋勇道:“曜老大,我陪你去。我心理强大,能扛得住。”

曾曜目光依旧看着谢斐,摇头道:“不行。这里除了斐斐,谁都不合适。”

即便蔡渝不想让谢斐去冒险,可她也知道,这里没人比谢斐更合适。

她解释说:“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多多少少经历过糟糕的事,如果没有老大,我们恐怕早就崩溃地摒弃底线,自相残杀。老大或许也经历过糟糕的事,但她的底线比我们坚固太多,这需要一颗极其强大的心才能做到。我相信,除了老大,没人比她更合适了。”

李刀疤赞同蔡渝说的,他道:“这点我赞同,在遇到老大之前,我是以一个狂怒无能的人。遇到老大之后,我的心境忽然就开阔了。那种感觉就像……就像我原本浑身充满沉重的肮脏,是老大一点点替我清洗赶干净。也突然发现,原来救人以及有底线坚守,比杀人更舒服。”

听他这么说,其它人也站出来赞同:

“刀疤哥说得对,我也有这种感觉。以前我觉得杀人更有成就感,可我现在却觉得,保护一个人和与队友共同作战,并且收获战利品,更有成就感。”

“我们曾经因为不公的待遇,自暴自弃过。即便我们现在改过,可曾经的事情就像烙印,深深地镌刻在我们内心。那些糟糕的过往,像刺,不时地扎着我们的心。虽然现在我们可以坚守底线,可如果在光之门内,那种糟糕放大,难免不会崩溃。我自我认知清晰,至少我没有勇气走进光之门。”

曾曜选择谢斐,这让谢斐本人很诧异。

毕竟,一旦她作为他的同伴进入光之门,她会看见曾曜内心最脆弱的防线。这无异于,将最脆弱的地方暴露给她。

作为一个大反派,竟做出如此大胆的选择,让谢斐有些出乎意料。

异能屏障的蚕丝被星兵全部清理,在星兵激光剑与机甲激光炮连续攻击下,屏障已经开始出现裂纹,最多撑个一分钟。

时间紧迫。

一旦屏障破碎,在机甲激光炮和星兵双管齐下的攻击中,十级以下异能的少年,只怕还没来得及施展异能,身体就已经残废,并且晶石也会被星兵完整剥夺。

横竖是死,不如殊死一搏。

谢斐催促曾曜:“阿肆,开始吧。”

光之门在空中继续拉扯,最终变成两扇门。

曾曜对谢斐伸出手,邀请她一起走进光之门:“斐斐,光之门能量波动极大,你需要抓紧我,不要走丢哦。”

谢斐抓住曾曜的瞬间,少年将她的手攥得很紧,宛如要捏碎她的骨头。

她皱了皱眉,聪明的曾曜察觉到她的神态变化,管控好力道,担心伤到她,又把力道放松了一些。

两人走进光之门的瞬间,屏障破碎。

门内涌出五彩斑斓的强光,照得所有人睁不开眼。

一股巨大的吸力涌出,将杀在最前线的星兵吸了进去。而后,蓝朔等人的机甲在光束照耀下,失去能量,被迫从机架跌出来。

几乎同时,蓝朔和同伴被吸了进去。

-

一阵强光过后,是明媚的春光。

谢斐睁开眼,自己置身于一个花园之中,抬眼,天空湛蓝,阳光耀眼。

花园里是星际的特色数字模拟花,虽不是真的,却五彩斑斓,美不胜收。

就在谢斐思考这是哪里时,一个四岁的小奶娃,抓着一朵向日葵,朝她跑过来。

“月月姨,月月姨!你看,太阳花!”

小奶娃攥着一朵比他脑袋还大的向日葵,朝她冲过来,因为快速奔跑,白皙的小脸涨得通红。

向日葵在阳光与小奶娃的衬托下,明艳艳地晃眼。

小曾曜跑到谢斐跟前,仰着小脸,望着她,说话奶声奶气,口齿不清:“月月姨,我找到太阳花啦!今天是不是可以见妈妈啦?”

谢斐正在思考这可爱的小男孩是谁,一名青年冲过来,一把夺过曾曜手中的太阳花,丢在脚下,踩得粉碎。

太阳花变成数字消散于无形,仿佛从没存在过。

小曾曜望着突如其来的男人,攥紧一双小肉拳,奶声奶气怒吼:“哥哥,你怎么可以毁了曜曜的太阳花!哥哥是坏蛋!”

活像一只奶萌发怒的小脑斧。

曾承抬起一脚把他踢倒,鄙夷道:“你个废人,有什么资格叫我哥哥?”

他脸上尽是嫌弃:“小东西,你想见你妈妈?你还不知道吧?你妈妈因为隐瞒你是个废人的事实,触犯联邦刑律,这是重罪。你知道受什么罚吗?发配去水月星,做一辈子妓奴。你知道什么是妓奴吗?哦,你不知道,怕是也没机会知道了。父亲已经被我支走,马上就会有联邦军来抓你。”

谢斐被这一幕气得不轻,却无法做出实质性的阻止动作。

系统提示:【宿主,你是曾曜带进来的帮手,在光之门内可以保留自我意识,但你不能做出任何干预剧情发展的行为。】

谢斐一脸无语:“既然不能干预,那我要怎么帮助他?”

系统:【什么都不用做。你虽什么都干不了,可你的稳定情绪是和曾曜共享的。你在围观时,保持情绪稳定即可。保持一颗强大的心,就能帮助曾曜。当然,如果你的负面情绪增加,也会拖累曾曜。宿主要注意哦~】

作者有话要说:  2更合一章节,提前几个小时发啦!

这章留言也全送红包哦,昨天的晚点会发!

—先看大概,明天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