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千金和反派们成狱友 > 第30章 30.放血就放血

我的书架

第30章 30.放血就放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赛场上方悬浮的倒计时还剩十秒。

夜知秋都慌了, 心态血崩:“这……怎么打?看不见人啊!”

谢斐稳住大家:“别慌。对方阵容这么鬼畜,乍一看是极大优势,其实劣势也很大!”

但凡会玩儿游戏的都知道, 这种极端阵容, 风险与优势对等, 一旦暴露缺陷, 那就是致命的!

他们的阵容比较合理, 抗风险能力远剩于对方。

四人同时放出机甲。

谢斐在队友强烈要求下, 拿出了激光锤, 笨重的大机甲加上笨重的大激光锤, 谢斐都嫌弃自己太粗鲁了。

她以前还觉得蔡渝的大锤子粗鲁,现在看了眼自己的激光锤……突然觉得,蔡渝的大锤子可太优雅了!简直是仙女蔡小锤,而她——壮汉谢大锤。

倒计时结束, 除隐身状态的程阳,其它人无一例外,全部遭到攻击。

谢斐的机甲胳膊被隐身状态下的敌人切断一根, 但她很快催动能晶之力, 把胳膊接起来。

刚接起来的胳膊不太灵活,谢斐只能镇定心神, 观察四周,随时准备抵挡突袭。

耳畔响起“扑哧”一声, 一记利刃切过来,若不是谢斐下意识闪避及时, 脖子都能给切断。

谢斐这边状况不妙, 夜知秋和卿清那边更难受。

夜知秋的机甲很像她本人外形, 头部顶了两个类似于丸子发髻的犄角, 可以释放能量用于偷袭。

可刚才她被偷袭时,这两只犄角被切断,能量正在源源不断地泄出来。

小姑娘还没来得及崩心态,一条胳膊也掉了,如果不是反应贼快,及时把胳膊接上,她可能会直接被ko出局。

卿清也好不到哪儿去,好不容易把残缺的机甲拼凑回来,又被刺客拿利刃切割。

高冷女神忍不住破开大骂:“杀你们全家了?要这么折腾人?士可杀,不可辱!”

程阳躲在暗处,不敢说话,生怕张嘴就暴露自己的位置,下场变得和三位队友一样。

竞赛是直播的,不仅观众席可以观看,全星际的人都可以通过光脑直播平台观看。

谢斐最近挺火,关注她比赛的人不少。

小鱼是她的粉丝后援,拉了不少同道中人一起蹲谢斐的比赛直播。她怕谢斐黑粉多,也担心有人在直播弹幕里瞎逼逼抹黑自己偶像,于是就安排了粉丝组织的副管理员去控评,以此达到控制舆论的效果。

人红是非多,嫉妒谢斐的人不在少数。加上她这么高调,同阶段的参赛者都巴不得她被淘汰,让他们少一个竞争对手。

观众席。

小鱼和王胖坐在第一排位置,看着赛场上的情况,心都揪起来。

她一脸紧张道:“不会输吧?这局输了,斐斐岂不是要去r组?”

王胖仔细看了双方配置,安慰她:“不用担心,这才刚开始了。b组选四个刺客隐身属性,乍一看,谢斐他们劣势,挺让人捉急。可是这个隐身是有时效的,每隔五分钟,就有两秒的实体显现。”

“两秒?”小鱼心态都要崩了:“两秒时间呼吸都不够吧?他们怎么突围?”

王胖见小姑娘一脸焦灼,一副着急上火的样子,安慰说:“哎呀你别着急啊,淡定。谢斐一定有办法,别着急。”

直播间弹幕,苏秋粉丝和黑粉开始入侵弹幕和评论:

“谢斐傻眼了哈哈哈哈,这比赛真有意思,看谢斐被打我很舒爽怎么回事?”

“舒爽 1。”

“我怀疑谢斐买通参赛组了,她这么弱鸡,你告诉我她是高纯度能晶的天赋者?扯淡吧。建议赛方重新查谢斐的能晶参数!”

“啊啊b组加油!干死谢斐!”

“谢斐要凉了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个剧情看得好爽!狗谢斐,毁我秋秋能源之晶,给爷死!”

“狂啊!谢斐你倒是狂啊!”

……

谢斐的粉丝也不希望自己的女神被踩在脚下,热度排名落后,他们进入直播间,立刻就跟这些喷子撕起来,搞得整个直播间内一片乌烟瘴气。

双方粉丝撕逼过于彪悍,直播间管理员直接就把骂架给禁了。

直播间虽然禁了,可赛场上还有不少苏秋的粉丝。他们因为喜欢苏秋,在赛场上摇旗呐喊:

“谢斐给爷输!”

“垃圾谢斐,以为你多能耐,也只能场下威风,赛场上你倒是威风一个试试?”

赛场上谢斐方的形势不太好,台下有人看得直皱眉。

西面的观众席都是高段位或者已经连胜数场的高段位参赛者。

谢苏也在其中。

观众席和直播间好些“谢斐黑”都是他花钱请的,此刻见谢斐呈颓败之势,他一脸好笑地看着赛场方向。

旁边一个与他同段位的狐朋狗友调侃:“谢苏,谢斐这组安排的难度有点儿意思啊。你安排的?”

谢苏不可一世,一脸骄傲道:“这个谢斐,仗着自己有了点奇遇,就把自己个儿的高纯度能晶四处招摇炫耀,有必要么?她既然这么高调,那我就给她增加点儿难度,我呢,也只是略施小计,给他们的对手出了点儿策略。”

他说话的声音不低,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偏偏谢苏还就是想让人知道,以此彰显他的财力,告诉在座各位名门贵族:有钱真能使鬼推磨,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羡慕不来。

狐朋狗友心里骂了他一声“煞笔”,开始玩捧杀:“谢苏你厉害啊,赛方内都有关系可以走动?那你能把谢斐搞淘汰不?我听说2s组好些人还都挺期待和谢斐竞技的,都觉得如果能干掉她,获得的经验一定不少,毕竟是100高纯度能晶。”

他嘴上可劲儿捧杀谢苏,心里却无限嘲讽。

且不说谢斐会不会淘汰,单说他给谢斐对手提议的这个布局,就特么傻,不知道的以为是在帮助谢斐。

b组四个都选择“刺客”技能,虽然都能隐身,可是弊端也很大。谢斐他们四人组搭配合理,有50胜率。

不过这个谢苏倒也只能想出这么蠢的招了,如果他再聪明点儿,完全可以从谢斐的队友下手,给她挑选几个坑爹的队友,可以大大拉低她的胜率。

谢苏哼了一声:“就她?还想进2s组?你看她在赛场上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草包一个罢了。”

狐朋狗友“嘿嘿”一笑,迎合:“是,你说得都对。咱们继续看比赛!”

谢苏愣了他一眼:“我警告你啊,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她谢斐也就运气好点,伶牙俐齿嘴毒点儿,她有个狗屁的实力。”

狐朋狗友连忙点头迎合:“是是,苏哥说的都对!”

谢苏还想继续看比赛,想继续看谢斐怎么惨败,可是他突然想去躺洗手间。

由于赛场内不能用光脑,他站起身,捂着肚子和队友说:“你帮我盯着比赛,待会等我回来,你好好给我讲讲谢斐怎么失败的,等比赛结束我请你吃饭!”

狐朋狗友点头答应:“好的没问题。”

由于现在星际中性人偏多,为了保护每个人的隐私,赛场的卫生间是单格,每个单间外面还有守门机器人。

谢苏蹲在单间里认真方便,突然听见外面的守门机器人发出急促警报——

“哎呀呀,厕厕被人袭击啦!蹲坑的你快点呀!”

谢苏:“……”

这警报声,他一时之间居然搞不清楚,到底是卖萌还是卖萌。

隔着门,他听见机器人又道:“哎呀呀,厕厕被挟持啦!厕厕是个赛场的公共物品,很贵的,所以蹲坑的抱歉了呀,我要打开厕所喽!不然这个小哥哥会打死我的。”

机器人话音刚落,厕所隔间门“砰”地一声弹开,外面出现了一个拿马桶刷的面具人。

谢苏一脸懵逼,来不及清理马桶,直接提起裤子,怒视门口的少年:“你他妈有病啊?没看见有人上厕所啊?快滚!”

他骂完才觉得面前这个面具人有点眼熟,貌似是那个谁都不敢招惹的面具团老大,已经进入2s赛场的那个。

谢苏也是个欺软怕硬的,气焰立消,提起裤子一脸抱歉:“原来是狐狸面大哥啊,您要是不嫌臭,这厕所归您了,我再去找其它地儿。”

狐狸面具少年没说话,拿马桶刷戳在了谢苏肩膀上,阻止他离开。

谢苏大概知道这人想干嘛,警告他:“你别乱来啊,你要是先动手打我,过错方在你,我可以举报你!你别忘了,2s的成员如果犯规,会从2s组降回s组!你别冲动啊!你我素来无冤无仇的,真没必要,没必要被惩罚掉段位。”

狐狸面少年发出一阵讥讽的笑意:“听说,你马上要参加2s组晋级赛了?我打算降级回去,成为你的对手,亲自带你怎么玩儿赛场,让你体验一把,能晶被毁是什么感觉。”

谢苏一怔,而后大声叫道:“擦,你要做什么?我警告你别乱来啊!我可是有后台的!!你不怕我报复你吗?不是,狐狸大哥,我们是有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整我?死也得让我死清楚吧?狐狸大哥!”

他倒是能屈能伸,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他不相信这狐狸面具五人组会无缘无故来欺辱他,甚至打算降级来搞死他。这背后一定有人主使,一定是有人买通了这五人组!

谢苏见狐狸面具少年没反应,又哀嚎道:“是不是有人给你钱和物资,让你来搞我?对方给你多少,我出双倍!”

“你,给不起。”

狐狸面具少年一脚把他踹在马桶上,把他的脑袋直接给踩进了马桶。

他冷冷道:“对方愿意给我一颗星球做报酬。”

一颗……星球?

放眼这蓝海星,有谁会这么大方拿一颗星球来换他的命。他几乎瞬间就锁定了一个目标——苏秋母亲,李银。

谢家整个家族的生意遍布全星际。

谢老大在帝都星做生意,财富值在星际排名上不低。同时,他也是谢苏的养父。

谢老二,就是谢斐的养父,苏秋的生父。在蓝海星产业庞大,是蓝海星的首富。

谢大伯挺喜欢谢斐,当初家族开会提议让长老取谢斐能晶时,谢大伯和老婆投了反对票。

从前没有真假千金这事儿时,家族甚至有传言,说谢苏不成器,继承不了家业,谢大伯很可能把遗产分一半给谢斐。

之后谢斐被逐出谢家,分家产的绯闻对象就从谢斐变成了苏秋。

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谢苏脑子还是转得很快。他很快想到,能出得起一颗星球为报酬的背后boss到底是谁。

只要他废了,最大的受益者就是苏秋。而苏秋跟他关系不错,他坚定认为苏秋喜欢他,并且不会害他。

除却苏秋,那么嫌疑人就只有苏秋的亲生母亲李银了。李银从来看不起他,更不会把女儿嫁给他。她想替自己女儿清除他这个障碍,所以想弄死自己。

他是因为有天赋,才被谢大伯选中成为养子,可他如果成了废物,他一定会被谢大伯抛弃,而苏秋就成了他养父唯一能选择的继承人。一旦苏秋继承谢老大的遗产,她家合并两家资产,必然能成为群光星系的首富。

谢苏被咽了好几口马桶里的肮脏东西,被黏糊的东西糊了一脸,整个人几乎要被臭窒息。

想到这里,谢苏张嘴求证:“是李银!是李银派你来的对不对?”

狐狸面具男:“嗯……你只猜对了一半。我狐狸面做事,向来光明磊落,就让你死个明白。是苏秋小姐花重金请我来做这件事,她母亲李银接头,负责给我交代一些详细的事情。只要废了你的能源之晶,我就能拿到她们送的星球。”

谢苏要抓狂了:“怎……怎么可能!秋秋不会害我,秋秋怎么可能会害我?”

“煞笔。”

狐狸面具人也没指望他会信,只是纯粹想来收拾他一顿。

少年把谢苏的整个头塞进马桶,用能量罩封住,而后离开。机器人着急地原地打转:“哎呀呀,打架啦!快跑啦!哎呀呀,打架啦!快跑啦!”

狐狸面具人临走前,觉得这个机器人聒噪,直接把它的机器人系统给黑了。

于是,当其它参赛者来上卫生间时,就看见谢苏脑袋被塞在马桶里出不来,守门的机器人跟个傻子似的,在那里吼:

“来人啦!来人啦!谢苏掉茅坑啦!”

“来人啦!来人啦!谢苏好脏呀!我要被臭死啦!”

谢苏从马桶里被捞出来,因为备受屈辱,整个人都有点精神恍惚,他破口大骂:“狐狸面我x你大爷!你要是女的,我把你丢给雇佣军,让你赶紧死!你要是男的,我丢你去荒星搞开发!你她妈给我等着!”

本来还有人用能源之晶帮他驱散身上味道的,一听是“冷面狐君”把这厮给丢进去的,立刻就没人敢上前了,生怕得罪了那位大佬,赛场上遇见,对方会打到他们能晶全爆。

-

另一边,赛场上的谢斐迎来了b组第一次可见状态,虽然只是两秒,但想搞死他们,趁胜追击,并不难。

就在对方四名队友暴露的那一刹,谢斐割破自己的手掌,把血液注入激光枪内。而后,血液制成的炮弹打在一名敌人身上,犹如天降血雨。

血雨喷了对方选手一身,等他再隐身时,地面上居然开始出现红色的脚印。

谢斐盯着对方脚步,得出他的走位方向,一锤飞出去,直接把人砸出了实体,隐身失效。

谢斐立刻吼道:“快,放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