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千金和反派们成狱友 > 第37章 37.星星就星星

我的书架

第37章 37.星星就星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即便谢斐拥有原主的记忆, 但这是谢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开飞船。

那种激动不亚于拥有人生中第一辆车、第一辆豪车、第一辆超跑……

疾驰中,谢斐心中觉得十分畅快,压抑了许久的情绪, 仿佛一瞬间就有了发泄,而后想起了很多事。

她打眼看见操作台的置物架,摆放着一颗心形的水晶球,这款式像极了情人节少男送少女的礼物, 瞬间就让她回忆起了地球时代的择偶时光。

从小到大她都是父母老师眼里的好学生, 被当成男孩养。别的小姑娘小时候钢琴跳舞提琴拿比赛,她街舞机器人编程竞赛每年全国第一。

大学的时候就被特招进入研究生的项目组,成果斐然。

她活得就像个工科男, 不知道什么彩妆什么包包新款, 发的工装可以从周一穿到周末。

家里衣柜,外出的衣服大都西装与工装运动装,牛仔裤体恤,连一条裙子都没有。

科学家听起来高大上, 实际上是非常枯燥起而压力非常大的职业, 尤其谢斐到了一个阶层后,还要带学生,忙起来可能几天没时间洗头。为了省事儿,索性剃寸头,早起洗脸扒拉一下非常方便。

要说感情,研究所这种狼多肉少的地方,按道理谢斐不应该被剩下。尤其是这么优秀的女科学家, 组织上的领导都会非常乐意给她介绍对象。

然而谢斐相过亲的男人们,基本跟她聊不过三天。

跟谢斐相亲的是什么人呢?

大多是同她一样的工科男。

一个钢铁直男,一个钢铁直女在一起, 聊什么?

聊宇宙辽阔,聊电子机械,甚至聊聊科研……

关键聊着聊着,谢斐会翻起对方的科研论文,然后开始职业病指正。

这特么谁受得了?

大家出来找老婆,不是出来找导师找领导。

之后领导觉得,给谢斐介绍对象性格互补最重要!

于是就给她介绍了钢琴家、文学家、艺术家教授之类的。

相亲场景就更尴尬了,这些文雅人士在看见谢斐顶着个寸头,穿着运动服or正装or牛仔裤来相亲时,都斯巴达了。

在给谢斐介绍上百个优秀男青年无果后,领导迷惑了,问她是不是不喜欢男人?

谢斐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喜欢啊!怎么会不喜欢!”

没吃过猪肉,也想试试猪肉啥味道不是。

她虽然工作忙,但始终觉得人还是得有自己的生活,张弛有度,才能将工作做得更好。

加上父母催婚,她倒是也有结婚想法,并且出于对婚姻的好奇,想结婚的想法还蛮强烈的,只可惜她眼光实在太挑,也不愿意将就和改变。

她人到中年,愣是连个男人的大diao都没摸过。

领导就问了:“那你到底喜欢啥样的?”

谢斐:“老师,我这个人吧,性格弹性其实很大。与沉闷的人在一起久了,会变得沉闷。跟有趣的人在一起,也能有趣。咱们研究所的同事都挺枯燥的,我希望我另一半是个有趣的,或者跟我一样性格弹性很大的。最好是暗中,可稳重,可沙雕。可正经,可憨批。古灵精怪的小鲜肉更好,可以给我枯燥的人生带来一些新鲜感,当然了,我这么优秀的基因,不能找个丑的,这人不能说长得多帅吧,最起码要长得比王琦燃帅……”

王琦燃是谢斐在地球时的当红的流量小生。

谢斐不喜欢太过硬朗粗糙的长相,她认为男人长得不必粗糙阳刚,但面阔一定要有棱角,不可像明星小鲜肉那般,脸部线条圆润地过分,柔和过分。她喜欢的男人,眉眼之间最好有少年气,倒不一定要有多好的性格,人无完人,不对她发脾气就好,对她情绪稳定就好。

当然,最重要一点,她还是喜欢有才华的。

对方的能力不要比她更弱,她是自己领域的佼佼者,那么她希望另一半也得是。

领导总结了一下她的择偶要求,而后心平气和道:“谢斐啊。”

谢斐一脸期待:“老师,我说了这么多要求,您有合适人选吗?”

领导抬手指了指门:“滚,赶紧滚,活该你单身一辈子。又要有能力,又要长得好看,还要求性格弹性好。这样的人真的存在吗就算真的存在,轮到到你?快滚,我并不想再看见你。”

谢斐厚脸皮:“好嘞。”

麻溜滚出了房间。

不过领导嘴上说着让她滚,可暗地里还是操心她的终身大事,又给她物色了几个。

那时谢斐34岁,领导又给她物色了几个在各自行业都还算出色的同龄人。

不过对方都隐晦婉拒了,具体原因无非那几个:年龄大了、怕搞不定,亦或嫌谢斐过于强势。

把领导给气得,在办公室里跟谢斐吐槽:“这都什么人?婉拒的理由一个比一个奇葩。什么嫌你过于强势?他是个什么菜鸡,才会嫌你强势?这种人格局太小,只怕现在成绩只是一时风光,走不远。还有那个嫌你年龄大的,他自个儿比你还大两岁,他嫌你老?他算个什么?远古木乃伊吗?”

谢斐被领导的吐槽逗笑,只能一个劲儿说“是是是”。

领导是谢斐的恩师,犹如父亲一般,对她严苛,也怕她以后孤独终老。

领导自己为科研奉献了一生,未婚未育,自知逢年过节万家灯火时,只自家冷冷清清的孤感。

他不想谢斐跟他一样,总想为她物色个什么伴侣。

不一定结婚,但在风雨时可以同舟共济。

不一定要白头偕老,但一定要在谢斐生病时给予慰藉与关怀。

不一定要时常在一起,两人都可以忙碌自己的事业,但一定要在过年时,一起吃顿年夜饭,共捧一碗温吞吞地元宵。

……

前世关于恩师的记忆一涌而上,冷不丁地,竟有些伤感。

除了父母,恩师是最关心她的人了。

谢斐至今记得,领导在辞世前,把她叫到床边,弥留之际还在嘱咐她一定要把研究完成,要赶在米国之前把东西研发出来!

领导虚弱地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她和一帮师兄弟们齐声唱《大国重器》。

歌声铿锵,逐渐掩盖了生命检测仪“嘀嘀”的声音。

窗外大雨,宛如在送别这位伟人。

……

后座几名少年被疯狂的船速给搞得轮流吐了一番,刚想让谢斐开慢点儿,就听她在那里唱:

“峥嵘岁月去无惧,滔滔大浪炼英雄。

励精图治铸重剑,国器气势吞长虹,

愿我热血点华夏,

上探月,下潜龙,

为我种花儿女造星空。

……

弱国无外交,重器镇国门,

愿我盛世军剑,

守卫华夏寸寸山河

……”

这首歌唱得谢斐莫名热血沸腾,好怀念那个强大只为保护国土,而非掠夺的母国。

弱国无外交,重器镇国门。

华夏不断创造盛世军剑,为的不是侵略别人的领土,而是让先辈之血不白流。

是为了扬眉吐气,让华国民族屹立于历史之中,不再受欺辱。

即便在这本科幻小说世界,地球因宇宙爆炸而消亡,可他们的文明依旧如满天星,散落于宇宙各处。

想起联邦对异能少年们的压榨,谢斐胸腔不免溢出愤怒。

可她知道,要改变现状,要付出的努力会更多,甚至是生命。

截至目前,她并不想将目标定位太大,只想兑现当初的承诺,给少年们一个安稳的家。

五人组压根不清楚谢斐的心理历程。

李刀疤说:“老大在唱歌什么鬼东西?”

蔡渝小声解释:“是老大唱给她师父的歌儿,老大跟我说过,她师父死的时候,她就唱的这首歌。所以,平时老大一个人发呆时,也总会唱这首歌……”

晁越面无表情:“她没把自己老师给唱活过来,可真是宇宙奇迹。”

柳孟:“……她自己难道不知道,她唱歌很难听吗?我可以跳飞船吗?”

大家见曾曜不说话,以为他是被这不断走音的歌声给震撼了,便提醒他:“曾曜,你可以把耳朵堵上。”

大家都拿手指塞着耳朵,一副“再唱就跳船”的绝望。

可曾曜却道:“为什么?”

大家不可置信看他,问:“你不觉得难听吗?”

曾曜眉头皱了皱,冷眼看着四人:“斐斐声音很动听,不要如此污蔑她,打击她的自信。她的歌声,是我听过第三好听的人。”

蔡渝:“你这辈子只听过三个人唱歌?你为什么会觉得老大唱歌好听?难道你也没有乐感?”

李刀疤打断蔡渝:“不,这不是重点。我有个朋友想知道,前两个人是谁?”

晁越:“我有个朋友也想知道。”

柳孟就比较耿直了:“我和我朋友都想知道。”

四人眼巴巴望着曾曜,难得用这般好学的眼神看他。

曾曜:“第一位是月月姨,第二位是我母亲。”

四人组人都麻了,就那么呆呆地望着他。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们觉得谢斐和曾曜是天生一对!

谢斐是个白切红,红里又裹着一点点黑。

曾曜是个白切黑,黑里由裹着一点其它乱七八糟的颜色。

谢斐大不咧咧,情感上一根直线。曾曜心思细腻至极,总能把很多事想得很周到,这样的人极敏感,偏又只有谢斐能治得了他。

李刀疤小声感慨:“我前阵子在老大给的书库里,看了本言情小说,叫《总有人治得了你》。”

蔡渝不懂他这时候为什么说这个。

晁越却秒懂:“啊,《总有治得了你》?听名字就是一本实打实的好书啊!”

曾曜遇上谢斐,不就是实打实地上演《总有人治得了你》吗?

……

四人组心里祈祷飞船赶紧停,没想到谢斐还跟他们互动起来了:

“兄弟们,你们知道这首歌写的是什么吗?你们想听吗?”

她太激动了,情绪就跟大姨妈前夕似的,不受控,胸腔涨满激动,他都怀疑曾曜在飞船里下了兴奋剂,导致她浑身燃烧着热血。

五人组:“……”

不,他们并不想听。

还未开口,谢斐抢先就道:“讲的是远古地球一个国家,他们遭受过外族侵略,国破家亡之时,革命之魂不死!他们的先辈用无数热血铸就了新的河山,而这个国家在革命成功之后,不断制造先进武器。一步步强大后,逐渐出世的大国重器镇守国门。他们的武器,并非用来战争,而是守卫。保护家园,守卫脚下的寸寸河山。”

曾曜起初很反感谢斐这般正儿八经的教育说辞,可随着日渐相处,他愈发喜欢听谢斐用这种教育口吻与他们科普。

不知怎的,无精打采的五人组突然坐直了身体,这教育般科普说辞,让他们血液也开始沸腾了。

这浩瀚宇宙里,居然还存有这种国家?

创造武器不为侵略与战争,只为守护人民脚下的寸寸河山?

不过他们并没有质疑谢斐,女孩说有,就一定有。

谢斐趁机教育,又对未来无限憧憬:

“所以啊,等我们以后有了自己的小星球,我们都要努力去创造,去制造一些属于我们的国之重器,要不停地汲取联邦先进科技的知识,要学习,不可懈怠。以后,不论我们所在的疆土有多小,不论我们有多强大,都不能去主动侵略别人的领土。”

“因为国土小去抢掠别人的国土,这是不对的。不管是出于什么立场,哪怕你们是为了自己的队友,为了其它人,也不行!懂了吗?”

五人组沉默。

而后大家齐刷刷看向曾曜,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早在一个月前,曾曜与他们开会时,就讨论未来的规划。他打算等以后有了自己的小星球,且有了强大武器后,就去掠夺别人的星球,以扩展他们的版图与疆土。

可谢斐这么一说,直接把他们这个想法给切断了!

曾曜沉默片刻,问她:“若是别人来抢我们的,怎么办?”

“打回去!”谢斐胸腔的热血情绪激荡着:“所以我们要注重发展自己,强大自己,保护自己。若真有人来抢我们的,那我们再收拾回去。先撩者贱,我们不是包子也不是圣母,我们只是一个讲规矩有素质的群体。”

曾曜明白了。

也开始思考谢斐的话,谢斐的歌儿。

他想到一本正经证明科普教育的谢斐,心里一股怨气悄然无声地被抚平,有一份儿难得的安宁。

好像和谢斐在一起即便不去侵略抢夺,哪怕种田也是舒服的。

谢斐宛如喝了假酒,情绪上头,随着飞船速度减缓,开始自动航行后,她的情绪也平复下来。

她起身离开操作台,去看外面的天空。

飞船凌驾于白云之上,天边有红色的太阳,晚霞万丈,美不胜收。

谢斐正招手把少年们叫过来,只见五人都是蔫儿哒哒地,一脸疲惫地走到窗前。

谢斐把舱门打开,由于飞船的外层屏障过滤了苍穹之上剧烈的风,他们此时吹到的风是轻而温暖的。

微风拂面,再去欣赏那些晚霞与柔软的棉花云,大家都觉得无比放松。

方才晕船的不适感瞬间没有了,头脑都变得清醒起来。

谢斐收到系统提示:

【李刀疤反派值降低5分,剩余40分。】

【蔡渝反派值降低2分,剩余10分。】

【晁越反派值降低2分,剩余84分。】

【柳孟反派值降低5分,剩余81分。】

【曾曜反派值降低1分,剩余94分。】

系统帮把她结算所有花销整理好,出了一个详细账单。

这次总收获金币1242金币,剩余金币约莫还有六万多。

……

就在大家欣赏景色时,那辆同款飞船并驱而上,对方给她发送信号,她果断拒收。

星际飙飞船,这是谢斐前世想都不敢想的事,作为曾经华国的科研人员,甚至连飙车都不敢,毕竟这是素质问题,不能因为只想爽自己而不顾国家组织脸面。

她从来都严格律己,做一个几近“完美”的人,没给组织丢过人。

压抑了一辈子,却发现自己从未在公共场合做过自己,也从未中二热血过。

或许是受中二少年们的影响,又或许是压抑了一辈子,她冲着对方竖了一个挑衅的中指。

那船里的中年男人缓缓转过身,眉眼中透着一股稳重的锋锐,神色严肃,不怒自威。

而后,谢斐僵在当场,船速也相对降下来。

那辆船里坐着的中年男人,不就是她领导年轻时候的样子吗?

等等……

她的脑子里由接受到了一些完整的记忆画面,她赫然发现,对方不仅和她前世的领导恩师长得一模一样,还……是谢斐的大伯,谢道华!

谢斐紧急调用原主的记忆,从原主的记忆碎片里得知,谢大伯对她并不坏,甚至还挺喜欢她。

仅仅凭借这些零散的记忆,这个谢大伯到底是好是坏,谢斐不好定论。毕竟,谢斐的那位养父也很疼养女……

苏秋事件之后,原主的养父母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倒戈。原主出事后没见过这位大伯,因此谢斐也不敢确认这位谢大伯对谢斐的态度。

只是,她看着那张与自己恩师一模一样的脸,不免有些犯怵。

两两对视,谢斐的飞船收到对方的讯息:

【谢斐,停下,我们谈谈。】

-

反派少年五人组不理解谢斐为什么停下,也并不知道那个中年男人到底是谁。不过看两人的表情,关系似乎不一般。

谢斐留个了心眼,带谢斐进入对方的船舱,以此保障自己的安全。

谢道华看了一眼跟在谢斐身后的曾曜,目光收回,落在她身上,皱起眉头,道:“如果不是你大伯母特地上了蓝海星的社交网站,压根不知道,你被送去了赵尽那里,甚至被赵尽那个狗东西丢进了教育院。斐斐,这些时日,你吃了不少苦。”

即便对方顶着和恩师一模一样的脸,谢斐也还是很警惕。

这个谢道华来的时机不对。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谢苏被曾曜搞残了才来。他如果是来专程找谢斐的,很大可能是来“认亲”,想让他归于谢家门下,如此他就能拥有一个能晶纯度100的“女儿”。

原主要的是一个真正的亲人,而非利益关系之下的亲人。

谢斐以为对方来找她会是以上这种想法,谢道华却说:“是谢家对不起你。”

谢斐对谢家人都没什么好脸色。

原主为什么伤心离开这个世界?还

不是因为对这个世界的亲人都失望了。

如果谢道华真的关心原主,当初为什么不去救她?

谢道华从谢斐眼底看出责怪之意,道:“当初,他们想取你的能源之晶,召集了全族长老搞了个投票。我和你伯母投了反对票,力量甚微。我和你大伯母就商量,等你没了能源之晶,就接你去帝都星。不曾想,你伯母去接你时,得知你早就离开了谢家。”

她哪里是离开谢家,分明是被赵尽给囚禁了。

谢道华又道:“现在看来,他们一直没跟我说实话。他们让赵尽囚禁你,甚至让赵尽将你丢进教育院,手段之残忍。还好,你都挺过来了。”

谢斐:“如果你是来认亲的,我想我们没必要继续谈了。”

谢道华直言不讳道:“我这次来并不是专程来找你。前几日接到你父亲求助,他公司出了问题,怀疑是我做的。我虽不会帮他,但也想知道到底是谁,打着我的名义去折腾他们,我恰好也在比邻星,就过来看看,倒没想到会遇见你。”

“哦?什么问题,说来听听,让我高兴高兴。”

谢道华:“……”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侄女,似乎变得不太一样了

也是,经历过那样的事,谁还能保持从前那般?

他把自己所知道的大概与谢斐讲了一番。

谢斐get到几个重点。

蓝海谢家藻晶紧缺,有人在一夜之间采光了所有藻晶,如果不是庞大人力物力,几乎做不到。

谢道华道:“对方不仅在一夜之间采光所有藻晶,并且察觉不到任何动静。有这般实力的人,不容小觑。关键他们让人误以为是我做的,我便不能坐视不理。斐斐,若不是这次偶遇,伯父本无脸见你。你伯母在新闻上看见你参赛,你的每一场比赛她都看过。如今见你如此有出息,我们也不好意思打扰你。如果你有经济上的困难,一定跟我们开口……”

说完这话,又想起谢斐刚才的开的飞船,顿时又道:“目前来看你似乎并不缺钱。”

“我现在是不缺钱,因为没什么地方是需要花钱的。可我以后如果缺钱,大伯会给吗?”

有资源不用是傻子。

谢道华点头:“当然。只要你点头,我的家产你也可以继承。不过——”

“不过要我再回到谢家,以你女儿的身份继承遗产对吗?”谢斐没有直接拒绝,只道:“那要看看你们的诚意,如果你们足够诚恳,我不是不能考虑继承你的遗产。”

多少人觊觎谢道华的遗产,求而不得。

可到了谢斐这里,继承遗产就仿佛变成了一件令他极其为难的事儿。

又仿佛,是谢道华跪着求她继承遗产。

谢斐不是不想继承他的遗产,只是觉得,如果是以出卖原主自由来换取财富那么她宁可不要。她又不是没有能力去创造。

双方谈判结束,谢道华临送别前,欲言又止。

谢斐问他:“还有事?”

谢道华点头:“嗯,你伯母一直关心你的情况。我在想,可不可以让她来看看你。当然,如果你不想见到她,此事便也作罢。”

谢斐开始拼原主的记忆,从原主记忆里知道,大伯大伯母待她的确不错。可仅凭这些,她其实无法断定他们是真情还是假意。毕竟,他们并没有在关键时刻出现拯救原主。

谢斐想了片刻,道:“当然可以。只不过,看人不要空手来,就挺不礼貌的。如果可以,下次可以带一艘新出的飞船过来给我当见面礼吗?”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毕竟买飞船的钱对于谢道华来说是九牛一毛。她只是想让谢道华两口子知道她的不满,给他们制造点困难点,让他们知道些自己的脾气,而并非从前的软柿子,逆来顺受。

谢道华听她如此说,非但没生气,反而笑着点头:“好,你就是要天上的星星,只要你想要,大伯都找人去给你摘。斐斐,大伯这里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他离开前目光在曾曜那里停了一瞬,仿佛看出什么,倒也没点破。

谢斐:“好走不送,再见!”

-

回酒店公寓路上,飞船自动巡航。

李刀疤不理解谢斐为什么要见谢道华,疑惑:“老大,你不是恨谢家人吗?见他做什么?我看他不是什么好东西,若他真的想帮你,早就应该救你,而不是去投那个什么票!”

谢斐也不能理解,谢道华如果是真的关心她,为什么要去投那个票。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她现在不相信谢道华,但对方送来的一切物资,她都不会拒收。

如果对方是想在她跟前演良善,那么她会得寸进尺,一步步前逼,让他肉疼。

谢斐想到什么,问曾曜:“谢家藻晶短缺的事,是你们做的吧?”

“嗯。”曾曜点头:“只针对他们。”

这个谢斐倒是没意见,她刚才观察了一下市场,谢家倒霉,市场反而更平衡。一鲸落,万物生就是这个道理。

蓝海星的谢家如果破产,那么也算替原主报了仇,

-

另一边,谢道华与谢坤李银夫妻俩吵起来。

谢道华紧皱着眉头,怒道:“二弟,二弟妹,所以在你们眼里,我是这种不念亲情之人?即便我要替斐丫头报仇,也不会是以这种手段。还有,关于斐丫头,你们为何要对她赶尽杀绝,把她交给赵尽侮辱?十几年养育,哪怕是养条狗,也有感情了吧?”

谢坤对养女本就愧疚,听大哥这么一说,压根不敢抬眼去直视他的眼神。

谢道华锐利的目光落在李银脸上,斥责的口气:“弟妹,我的弟弟我了解,他断不会无情到这种地步。杀谢斐,是你的主意,对吗?”

到了这种时候,李银也懒得装了,索性跟他撕破脸:“大哥,你可别在这里装好人了吧?除了你,谁会针对我们,花费真么大人力物力,就是为了跟我们作对?现在蓝光岌岌可危,大哥,我希望你有点良心,看在你和阿坤是亲兄弟的份儿上,放过他,也放过我们一家。”

“不可理喻。”谢道华气得一拍桌,道:“弟妹,你如此着急给我泼脏水,我难道看不出你的想法?你想刺激我,借我之手去找出幕后之人。可这次我要让你失望了,我不会出手,亦不会帮你们。以后蓝光破产,我可以念在兄弟之情,给你们一口饭吃,让你们至少饿不死。”

李银计划被识破,顿时哑口无言。

等送走谢道华,她才道:“老公。这次的事情只怕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看大哥那样子,八成不是他了。还有谁如此恨我们?”

她灵光一闪,仿佛想到谁:“难道是……谢斐?”

谢坤摇头:“老婆,你这也想得太多了,怎么会是谢斐?她哪儿有那么大能耐?一夜之间采走所有藻晶,还能不惊扰任何人,对方一定有一支生铁以上的星兵军队。你说是陆鲁我都信,你说是谢斐,我不信。”

这件事过于扑朔迷离了,李银下定决心:“我明日就去找谢斐。她明天应该是最后一天假期,我去找她。如今这情况,我总觉得和她拖不了干系。”

……

凌晨一点,谢斐送走反派少年五人组,没什么睡意,躺在休息舱内辗转反侧。

好不容易有了一丝瞌睡,耳畔却响起一连串的提示音:

【恭喜宿主,获得“教育大众”成就!成功推广《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新时代爱星际主义教育实施纲要》以及同类型根正苗红教育书籍56本,下载数突破十万。】

【由于宿主上传至网络的数据颇具教育意义,成功对散落社会的不良青年们起到了教育作用,网民们减少反派值10000,获得1000金币奖励。】

谢斐瞬间精神了,立刻就从睡眠舱内坐了起来!

她再三看系统通知,又再三确认新增长的金币,确认无误后,乐滋滋地收了金币,并且乐滋滋地打开网站。

因为苏秋隔三差五秀自己拿毛笔字抄写《新时代爱星际主义教育实施纲要》和《马原》,有网友提出苏秋抄写的两本古籍价值连城。

谢斐怎么可能让苏秋手上的东西价值连城呢?于是,把这两本古籍传送到了网上,内容泛滥之后,所谓的古籍内容自然也就不值钱了。

上传两种书籍时,谢斐又顺便传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教育类红色书籍。

《铁道上的游击队》、《新少年少女英雄传》、《油菜花》、《红色的岩石》、《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最为热传的就是《铁道上的游击队》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了。

谢斐找到下载量最大的那个论坛,看见网友评论:

“铁道游击队太好看了!我好喜欢这本书,不仅剧情扭曲生动,深刻地还原了地球华国游击队风貌!!我以前看过费云将军对地球华国游击队的描写,但是都没有这么生动有意思!王建国布置了一道道障碍,精心布局杀鬼子!刘耀华徒手爬铁道工具,严重受伤,手掌都被磨破皮,还被鬼子刺了一刀,真的惨啊!这本书里的每个人都有血有肉,并且以小见大,反应了一个不畏强权不怕苦难的国家!太厉害了!

这本书真的太好看了!如果我是生活在地球那时代的人民,我也愿意为国捐躯,牺牲自己,成就大我!呜呜呜,感动!”

“个人觉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更好看!联想到我们现在有飞船、有高科技、有储存空间营养液的美好生活,我真的都看哭了!那些在战火硝烟里奋斗的华路军游击队员们,男男女女,年长的八十岁!最小的也才七岁!书中无论是老人还是小孩,在面临生死时都是一脸倔强。他们为了胜利壮烈牺牲,把自己的血汗撒给了革命!这些都是英雄!钦佩!如果有华国游击队这种队伍和组织,请告诉我!我愿意加入战斗!”

……

谢斐看着网络上的留言,一阵沉默:“……”

不得不说,都是一篇很好的读后感。

可是她总觉得这些读后感,像极了被老师们强迫写读后感的小学生。正儿八经里带着一股敷衍,尤其是那个“剧情扭曲”。

神特么剧情扭曲,“扭曲”是可以这么用的吗?

而后谢斐查了查id,发现这些id无一例外都关注了反派少年五人组。

她大概明白了,感情都是曾曜他们找的水军,目的就是为了推广这些书,让更多人明白这书里的教育。

但他们忽略了一点,联邦大多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和平时代,大多人生来就有能晶,没有遭受过不公平待遇。他们觉得现世安稳,自然不会对联邦产生怨恨,顶多觉得这些书剧情好看,写得符合地球实情,应该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触。

诚然,世界之大,总有阳光照不到的角落,也不会处处是公平。在蓝海星,一定还有很多如同和曾曜他们一样的孩子,正在逃亡。

这类人看了这些书籍,自然就会有想法了。

一旦有了想法,受教育,反派值降低,谢斐就能收到金币奖励。

谢斐暗戳戳给曾曜点了个赞,感慨这少年思维敏捷,居然想到用这种方法来“联络”散落在世界各处的反派少年。

她用这奖励的一千金币,在系统商城给反派少年们购买了一些礼物,打算明天送给他们。

尤其是曾曜,他是异能少年,可以无差别吞噬能晶,因此她购买了一枚崭新的能源之晶给曾曜。

她已经开始期待曜曜看见新玩具激动的样子了。

谢斐的光脑弹出一个对话框。

李银:

【斐斐,最近发生很多事,我打算解开你与秋秋之间的误会。我们的家就是你的家,我和你爸爸商量之后,决定接你回家。明天有空吗?见了面我们再详细聊。妈妈了解到了许多事,是妈妈从前误会了你,我们会尽可能给你补偿。】

她说的话吊足了人胃口,若谢斐还是原主,基于对养父母的感情,说不准就抱着一丝希望去了。

可是谢斐:

【请我见面也不是不行,你先去网上直播一个吃屎,告诉大家:我们都误会了谢斐。】

作者有话要说:  送50红包~~今天三更合一,晚了点儿,么么哒。反正每天十二点之前一定有更新就是了!



新书《把四个言情男主上交国家》请收藏!

文案:

辛沁是个自然科普博主,日常是在深山勤勤恳恳挖土。大雪封山,她在山洞里避雪,陆续挖到四个帅哥——

帅哥1,风投圈大佬黎成,娇生惯养,前阵子因高颜值上热搜。他挥着辛沁的挖土铲:“陛下,本宫贵为一国之后,金枝玉叶,捡木柴这种事,哪儿有亲自做的道理?有损国威。”

帅哥2,选秀歌手程硕,斯文可爱,很会哄辛沁开心,是个开心果:“陛下,黎皇后并非良人,他骨子里是个男-权主义,串通岳不应那个狗贼夺了您的天下!自古都是女子称帝,哪儿有男子夺天下的?+”

帅哥3,游泳界男神柳辰,八块腹肌,力量感十足。人挺勤快,就是总要把她拉到温泉水前,要教她游泳:“陛下,前世岳不应逼宫,把你投入湖中淹死。这一世为了保命,臣妾教您游泳。”

岳不应,承建集团太子爷,带刺儿的玫瑰,长腿神颜。特别喜欢刺人,他道:“把话讲清楚,老子什么时候杀过这个狗皇帝?是她自己要跳河的,关老子屁事!休要辱老子名声!”

辛沁:“…………”

她大概知道这四位是在拍摄《加油吧!兄弟!》综艺,剧本是女尊的宫斗剧本,女尊帝国唯一的男将军岳不应谋朝篡位,推翻了女尊帝国。

这四位,摔坏了脑子,误把辛沁当成了剧本里苦命女帝。辛沁觉得和他们相处好累,终于等到了救援队,离开了深山。等回到都市,发现变天了——

男友结婚了。

而她几个百万粉丝的视频账号被封了。

网络铺天盖地骂她是小三?

辛沁:“??”

更让她头疼的是,好不容易甩掉的四个拖油瓶,包圆了她家隔壁和楼上楼下,每天五点,准时来给她“请安”。

辛沁顶着两只黑眼圈,一阵头疼:“…………”想把这四个极品男主上交给国家!

【戳进专栏可以收藏,第一本就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