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到清朝去造反 > 第一章 从今天起我叫李璟

我的书架

第一章 从今天起我叫李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是741军团特种兵,在热带森林里进行生存演练的时候,被一只黑蜘蛛咬了一口,骂了他四川战友的一句名言,“老子信了你的邪!”,随后摁下了SOS求救信号,之后就昏了过去。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并不是躺在军区医院,也不是植被丰富的热带森林中,而是一张破旧的木床上,他身体稍有动作,那木床还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似乎随时都会榻陷。

他小心翼翼的坐起身,刚直起身,脑子就像被雷击中了一样,嗡嗡直响,脑海里突地闪过无数的记忆画面。那些画面都与他的自身经历毫无关系,就像看一场快进的电影,所有的画面闪过之后,他只记下了一个名字——李璟。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一名两鬓斑白的老妇端着一个满是缺口的土瓷碗走了进来。

老妇见他坐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璟儿,你醒了?”随后,脸一沉,又嗔怪的说道:“璟儿,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快躺下。”

乍一见到这个陌生的老妇,心里不由地一震,刚才在他脑海里闪过的记忆画面里,就有这么一个老妇。那叫李璟的毛头小子,好像叫这老妇为母亲。

那老妇说着话,向他走了过来。

他有些好奇,不由打量起老妇来,老妇穿着对襟短打的麻布粗衣,衣服有好几个补丁,头发挽了一个髻,插着一个看起来很旧的木簪子。

看到老妇这一身装扮,他感觉有些不对劲,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自己的前额,一摸之下,发现自己刺猬一样的平头竟然没有扎手的感觉,顺手又向后摸去,忽然摸到了一根辫子。

“是辫子?”

他还有些不甘心,又用力去扯头上的辫子,直到将头皮扯得生疼,才相信这个事实。

“他娘的怎么会是辫子?老子穿越了?”

他两眼发直,看着打开的房门,喃喃自语着。

那老妇见他魔怔了一般,眼泪扑簌簌地流了下来,“我的儿呀,你这是怎么了?可别真傻了呀!”

听到老妇的话,他回过神来,抬头望向那老妇,“你是我老妈?”

“老妈?”老妇有些摸不着头脑,一脸的疑惑,随即止住的泪水又流了出来,“儿呀,你这是撞傻了吗?我是你娘呀!”

听老妇这么一说,他忽然想起‘老妈’是近代才这么叫。在古代老妈、妈妈都不是用来叫亲娘的。他又试探性的问道:“你是我娘,那我是谁?”

老妇一边抽泣一边走到他身边,哀声道:“儿呀,问多了伤脑子,快把药喝了,明天我再让大夫过来看看。”

闻到那刺鼻的药味,他撇了撇嘴本来不想喝,不过看到老妇满脸泪痕的双眼,颇有些不忍,一咬牙接过碗,一口灌下了肚。

老妇看到他喝下药,又让他躺下,嘱咐两句之后,期期艾艾地走出了屋,随手带上了门。

老妇走之后,屋里又恢复了平静,他脑海里的思绪像决堤的河水一样汹涌地奔流而出。

从这些记忆碎片中,大概知道了他现在的身份,他叫李璟,十六岁,宜昌府治东湖县人氏,读过几年书,现在靠帮人写信、抄书过活。

父亲李烟长是一名秀才,在考取举人的道路上郁郁而终。那个年代考试是一件非常费钱费力的事情,父亲在的时候,已经将家里的银钱花光,并欠下了一大笔债。

母亲李刘氏被迫卖了家中的十亩祖田,清偿了债务,举家迁到城中,在城里盘了一个店铺,卖些早餐养活着一家人。

另外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弟弟叫李珷,今年十四岁,出奇的能吃,力气也特别大。妹妹叫三姐儿,今年十三岁,长得很水灵。

看来自己真的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

做为一名曾经训练有素的军人,无论多艰难的环境,他都可以忍受下来。很快,他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坐起身,长长吐了一口气,发现靠窗户的地方,摆放着一个洗脸架子,上面放着一个圆木盆,里面盛满了水。他心中不由一动,坐起身穿上鞋,走到洗脸架子前,将头低了低,水中立刻倒映出一张脸,那张脸并不是他记忆中熟悉的那张脸,而是一个稚嫩少年的脸,不过模样切非常的清秀,比以前他那张姑娘们看着就想跑的脸,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样子还是蛮帅的嘛!要是以前有这么一张脸,老子还不把军花搞到手。”他捏着下巴,似乎在欣赏水里倒映的那张脸,“既然占有了别人的身体,那就用李璟的名字,开始新的生活吧。”

李璟像刚刚整过容的人造美女,怎么也看不够,忽然他看到倒影中脑袋后面拖着那条长长的辫子,心里无名火陡地蹿了起来,险些将木盆给掀飞出去。

清朝在他那个年代是和亡国奴同等的词句,还在大学厮混的时候,和宿舍里的几个愤青,就多次讨论过关于满清的种种劣迹。

他当时就非常愤慨的说过,满人就是最可恨的侵略者,他们比日本人还要可恨十倍。

在清朝征服整个中国的过程,中原大地四处充斥着血腥和恐惧。‘江阴大屠杀’、‘赣州大屠杀’、‘南昌大屠杀’、‘广州大屠杀’、‘嘉定三屠’,‘嘉兴大屠杀’、‘扬州十日’,哪一个都比得上日本南京大屠杀。更有骇人听闻的四川省大屠杀,据《四川通史》里记载:‘民贼相混,玉石难分。或屠全城,或屠男而留女’,就是这道诏令夺走了数百万汉人的性命。以致于整个四川弥望千里,绝无人烟。出现了后来以湖广百姓充填四川的悲剧。

满清历代君主都对汉人抱着强大的戒心,康熙老儿曾经就很直白的说过,“将来之乱,不在蒙古,而在中国。”

满州人从来都不把自己当中国人看待,就像顺治留下的那句话,“中国这块地,能守住咱们就守,若是守不住了,咱们就从哪来回哪去。”

清代历代皇帝一直都坚持着这个思想,雍正说过,“朕以外国之君主中国之事。”

乾隆说得更直白,“朕乃夷狄之君非中国之人。”

慈禧那婆娘更是曾叫嚣过,“辫子不可去,辫子去,中国不亡满人亡”,“宁赠友邦,不与家奴。”的言语。

满州人不仅从肉体上征服汉人,而且从思想上也要让汉人臣服,所以才有‘剔发易服’的政策,还有无数荒诞切充满血泪的文字狱,彻底禁锢和奴役了汉人的思想。

李璟从晚清的旧照片看到过,无数的汉人百姓,他们目光呆滞,表情茫然,就像只会干活的牛马。就是这种茫然失措的眼神,和满清奴役的惰性,使得中华民族遭受到了近百年的欺辱。汉人站起来反抗外国侵略,满清官府切还要帮助外国人打压汉人,就是因为他们一直警记着老祖宗那一句‘汉人兴满人亡’的名言。

他不知怎得,心里陡然升起一股豪气,忽然大声喊道:“我李璟一定要推翻满清,复我华夏,我要倾我所有改变那段屈辱的历史,让那些欺负中国的列强,在我脚下颤抖!”

话音未落,窗户边闪出一个人来,那是一个长着鹅蛋脸儿,大约十二三岁可人的小姑娘。她正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看着李璟。

李璟被小姑娘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心想这个年代的姑娘就开始出现花痴了?这样想,心里便有些得意,正要问那姑娘叫什么名字,是否被他英俊的外貌给迷住了。仔细一打量,觉得这个小姑娘有些眼熟,忽然想起这小姑娘不就是三姐儿吗,不由吸了一口凉气,险些思想上就乱那个什么伦了。

这么一来,李璟就不好意思开口说话了,那三姐儿也不说话,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在李璟身上转来转去。

就在李璟和三姐儿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忽然从三姐儿身后传来一个粗犷中略显稚嫩的声音,“三姐儿,你在大哥窗户边看什么呢?”

三姐儿似乎对那声音非常的熟悉,头也不回地说道:“二哥哥,快过来,大哥哥好像真的疯了,刚才还说糊话呢。”

话音未落,一名虎头虎脑的少年也走到了窗边,冲屋里的李璟看了过来。

李璟也朝那少年身上打量,正和他脑海里二弟李珷的模样一样,心想这一家子可是都见齐了。

李珷见李璟双眼在他身乱转,像是不认识他一样,以为李璟真的像三姐儿所说已经疯了,脸上顿时露出怒色。

“他娘的个腿,二狗子那王八蛋竟然把我大哥打成了傻子,老子和他拼了。”

李珷说着狠话,转身便要去找他口中的二狗子报仇。

这时,三姐儿忽然伸出双手死死抱住了他一条胳膊,他甩了两下没有甩开,回过头瞪着三姐儿说道:“三姐儿,放开!”

听他这么说,三姐儿的双臂抱得更紧了,俏脸上也露出一丝愠色,“二哥哥,你不是答应了娘,不乱来的吗?”

李珷怔了怔,显然没想到丫头片子会抬出老娘来,一双牛眼瞪得更大,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脸涨得通红。

“咳咳咳!”

这个时候,李璟忽然咳嗽了几声,将李珷兄妹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二弟,我想三妹可能是误会了。”李璟想起刚才那番豪言壮语,肯定是被三姐儿听见了,不当他是疯子那才奇怪,“三妹,你是不是听到哥哥刚才那番话,以为哥哥疯了?”

三姐儿点了点头,认真地回答道:“那个话大哥哥可不能再说了,隔壁的张贵大叔只是私底下随口骂了县老爷一句,就被捕房的张班头讹了五两银子。大哥哥的话要是传出去,我们家砸了铁锅也经不起讹。”

三姐儿的话还没有说完,李璟的衣服都汗湿了,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是哪个清朝皇帝当家,但是满人的文字狱那可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他刚才那番言论,砍他家四口人十回头都算少了。

李璟摸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一脸严肃的对李珷和三姐儿说道:“刚才的话,对谁也不许说,包括咱们老娘。”

看着李璟一副威严的模样,兄妹二人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大哥哥,你真的没有疯吗?”

李璟愣了一下,看向三姐儿,发现她脸上满是关切之色,这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你看大哥哥像疯了吗?”

三姐儿一边挠着头一边打量着李璟,忽然冲他吐了吐舌头,“嗯,大街上王大傻子、刘疯子,魔怔的样子和大哥哥不一样,三姐儿看不出来。”

看着这么俏皮可爱的妹妹,李璟轻咳了两声,拿出长辈的架式假模假样的训斥道:“女儿家要注意形象,将来才好嫁人。”

三姐儿撇了撇嘴,“大哥哥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说着,朝李璟做了一个鬼脸,转眼就跑得没影了。

李璟看着三姐儿迈着轻盈的步伐,不像是裹小脚的模样,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要不是头上的辫子扯不下来,他还真以为自己在演辫子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