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到清朝去造反 > 第六章 二狗子找上门了

我的书架

第六章 二狗子找上门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少年见李璟沉默不言,笑了笑道:“公子可是作不出什么好诗词来?”

李璟是个很要面子的人,那里经得起别人这么说,苦想了一会,忽然想到了一首,一拍大腿道:“有了。”

那少年眼睛里闪过一丝亮色,“哦,那在洗耳恭听。”

李璟清了清嗓子,学着电视上看到的文士模样,摇头晃脑的念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这一首诗,在现代人看来毛都不是。但是在封建王朝,简直就是违背伦理、彰显个性的名诗了。

那少年明亮的眼睛发出异样的光彩,似乎这首诗说到心坎上去了,“好诗,真的是好诗,公子大才,颇有魏晋名士之风。”

李璟嘿嘿笑了两声,“过奖过奖。”

“在下蒙毅,还知公子大名。”少年忽然站起身拱手向李璟一礼道。

娘的,这个时候才想起问老子的大名,看来在古代混,没几首诗词撑场面震不住人呀!

李璟眼珠子转了起来,心里想着要不要再把老毛的诗拿出震慑一下这小子。

就在这时,那名叫王三的汉子忽然指着庵门说道:“少爷,乔四爷出来了。”

蒙毅闻言一愣,目光随即向白衣庵内看去。李璟也顺着那少年的目光向白衣庵内看去,目光落在一名穿着亮黑色长袍,外罩一件暗蓝对襟马褂的少年身上。这少年个大腰圆,一脸的英气,走路如风。身后跟着一名三十多岁的大汉,那大汉腰间还佩着一把短刀。

李璟一路上走过来,也见过很多富贵人家的奴仆,并没有带刀带剑的人,想来清朝律法应该不允许百姓拥有武器,在那个时代带一把刀就和现在拿一把猎枪在路上晃悠差不多吧。可是眼前这家伙的长随却带着刀,并不怕巡逻的班快查问,想来应该是宜昌府权贵的公子。

那少年看到了蒙毅,向这边招了招手,正要说什么,忽然瞥见了站在蒙毅身边的李璟,细细打量了一番李璟的破落装扮,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走到蒙毅身边,那四名汉子纷纷向那少年拱手道:“四爷安好。”

少年冲他们点了点头,又冲蒙毅笑了笑,“你家的长随不是说你明天到吗?”

蒙毅吐了吐舌头,“想给你个惊喜,故意叫他报迟了一天,没想到赶到你家,你却跑到这里上香了。”

二人聊得起劲,李璟一个人呆在那里没什么意思,反正该吃也吃了、该拿也拿了,便准备离开,起身还未走多远,蒙毅便冲着他的背影喊道:“公子这是要去哪里?怎么不说一声就走?”

李璟回头冲蒙毅笑道:“蒙兄弟,我见你和这位四爷聊得正开心,不想打扰你们。”

蒙毅若所思的点了点头,又冲李璟道:“今日我与乔兄相逢,确实有很多话说,怠慢了公子。公子请告诉在下姓名住址,在下改日定当登门请罪!”

李璟摸了摸额头,心想这家伙怎么就盯着我不放,难道是个搞基的?以前他读历史趣闻的时候,明清两代搞基之风在权贵中间非常的流行。传说,乾隆之所以宠幸和珅,就是因为和珅长相柔美,像他死去的一位妃子,两人产生了基情。

想到这里,身体不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干笑了两声,故作狂放的说道:“一面之缘不足以让我说出大名,若有缘再见,再说吧!”

说着,很装逼的摸了摸头,想摆出一个很酷的离场造型,可是手摸到额头,光秃秃的根本没有头发,心里不由一沉,脸色阴沉下来,转身大步向前走去。

乔四爷看着李璟离开的背影,对蒙毅小声说道:“怡妹,你怎么认识得这小子?”

原来这蒙毅真名叫蒙怡,是个女扮男装的姑娘。

蒙怡扫了一眼白衣庵外的其他人,“我跟随哥哥历练多年,还未见过像他这么特别的人,所以留了心。”

乔四爷似乎来了兴趣,“哦,那小子到底有什么特别。”

蒙怡诡异的一笑,“他一点也不像我们大清朝的人。”

李璟没有听到蒙怡的话,否则真会吓一跳。

离开了白衣庵,又逛了一会,太阳接近正午的时候才回家。

回家的时候,三姐儿已经做好了饭,就是自家种的白菜和一碗稀饭。李璟看了看碗里的稀饭,又看了看没有油花的白菜,撇了撇嘴,从怀里摸出刚才买的甜苕酥和芽皮糖扔在桌子,“哥给你买的。”

说着,朝屋里扫了一眼,并不见李刘氏和李珷,便问三姐儿,他们二人去了哪里。

三姐儿告诉他,李刘氏和李珷在外面做工,中午都在东家那里吃。她一面回答着李璟,一面将那两个鼓鼓的油纸包打开,看到里面装的是甜苕酥和芽皮糖,眼睛发出光来,“大哥哥,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好吃的。”

李璟随口答道:“老子给一个傻子唱了一首歌,念了一首诗,那傻子就给大哥买了这些吃的。”

三姐儿轻笑了一声,“大哥哥又在胡说八道了。”

说着,将一块芽皮糖放进嘴里吃了起来,“好黏牙,真好吃。”

三姐儿吃了几块点心,便又包好,说等李刘氏回来,也给她偿偿。又叫李璟吃饭。

李璟看到没油没盐的饭菜,哪里有什么食欲,说自己吃过之后,便回房去了。

下午的时候,李璟又出去转悠了一圈,熟悉了一下周围的地形。

傍晚,李刘氏和李珷先后回来了。

三姐儿做好了晚饭,一家人围在桌边,李刘氏告诉李璟,城东张老爷家的夫人最近准备抄些金刚经送人,李刘氏知道后,便央求张夫人让李璟来帮她抄经书。

张夫人是个大善人,经不住李刘氏的恳求,便把这抄书活计派给了李刘氏。

李璟闻听此言,也没多想,点了点头,就继续埋头喝着稀饭。直到李刘氏将一本金刚经和一撂白纸拿到李璟面前,他这才想起古时候抄书是要毛笔书写,不由头皮一阵发麻。

李刘氏没有看出李璟的异样,嘱咐了几句便转身出了门。

李璟叹了一口气,晚上是没法抄的,炒菜都没有油,更没闲钱用灯油了。只能从明天开始抄了。

天刚亮,李璟在院里打了一套军体拳,吃过早饭,便回房去抄书。虽然,他不会写毛笔字,但他占有的这具身体毛笔字还是写的不赖。凭着感觉,写了几笔,字体竟然挺端正,只是速度太慢了。

在家里抄了半天书,他的手又酸又麻,便想给自己放半天假,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这速度已经是龟速了,才休息半天,何时才能抄完这该死的金刚经。这个时候,军人素质便体现了出来,“抄,死了都要抄。”

李璟这一抄就在家里抄了五天,第六天早上,一家人吃过饭,便准备各自去做活,忽然听到大门外有人大声喊道:“李刘氏快出来,十天期限已到,我来收债了。”

听到门外的声音,李刘氏吓了一跳,手中的碗没有端住,掉在了地上。

李璟听到门外的人如此叫嚷,便知道是二狗子来了,眉头不由一皱,“我出去看看。”

话音未落,李刘氏便抓住了他的衣袖,“你不能去,他会打死你的。”

说话的时候,脸色变得煞白,显然对上一次李璟被打一事心有余悸。

李璟拍拍李刘氏的手,坚定的说道:“娘,孩儿不是以前那个李璟了。”

李刘氏闻言一怔,想起前几日三姐儿得意的拿着点心给她吃,说是大哥哥买的,又告诉了她很多关于李璟其它的事情。她一直很忙,没有将这些事放在心上,直到今天见到李璟如此的表现,不由相信她的璟儿真的变了。不过,这根本无法改变她对李璟的担心。

李璟走出了屋,快步去了厨房,很快又出来。

这时,李刘氏也跟了出来,张开嘴还不及说话,李璟已经走到门前将大门打开了。

李璟推开大门,只见门外站着十几名衣衫不整的地痞,正有说有笑聊着什么。心里不由得一惊,右手下意识的腰间摸了摸。刚才,他进厨房拿的菜刀稳稳的别在裤腰,心里松了口气,他一点惧意也没有,相反,当兵时的热血翻腾而起,他渴望大干一场。

他走出门没多久,李刘氏和李珷兄妹也跟了出来,他们三人看到外面阵仗,都吓得目瞪口呆,李刘氏的脸色更是变得煞白。

那群地痞见大门打开,不由都围了上来。一名脸上长着黑痣的地痞,啐了一口,骂骂咧咧的冲上前,不由分说拽住了李璟的衣襟。

李璟心里冷笑,却没有挣扎,任由他拽着自己走到道路中间。

站在长着黑痣男子旁的一名瘦弱却显得精悍的汉子,忽然冷冷说道:“黑子,教训教训得了,别把这破落酸子打残了。”

那叫黑子的地痞嘿嘿阴笑两声,“狗哥放心,黑子我晓得轻重。”

李璟闻言,向那名汉子看了一眼,果然和他记忆中的二狗子一模一样。

这个时候,巷子里的人家听到动静,不管起早不起早的都开了门,胆大的站到门外、胆小的躲门缝里,向这边张望过来。

“放开我大哥。”

李珷刚出门的时候,被门外的场面惊住了,见大哥被人拖走,这才反应过来。

二狗子走到一众地痞前面,在李珷身上打量了两眼,目光忽然瞟到三姐儿,眼前不由一亮,嘴里啧啧说道:“几天不见,三姐儿越长越水灵了。你狗子哥我正好还缺个伺候的人......”

他话还说完,便听李珷大声咆哮道:“二狗子,我曰你娘。”

二狗子撇了撇嘴,“想日就去日,就怕你没那胆日。”

闻听此言,一众地痞轰然大笑,看热闹的人也都轻笑出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