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到清朝去造反 > 第十六章 苗家晁十三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苗家晁十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璟忽然回头朝金大虎拱了拱手道:“都是江湖上的兄弟,他吃了你们几个馒头,我十倍奉还,还请这位大哥放了他。”

金大虎还没有发话,他手下的一名小弟忽然喝道:“你算什么东西,敢跟我们金爷这么说话。”

“你他娘的算什么东西,敢跟我大哥这么说话。”

李珷也来了脾气,捋起袖子就要和对方开干。

李璟一把拉住他,冲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随后大步走向金大虎。

金大虎眼睛瞪了起来,几名汉子也捋起袖子准备上去和李璟厮打,切被金大虎拦住。

李璟逼近了金大虎,从怀里摸出张绍安给他的十两银子,向金大虎抛了过去。

金大虎下意识的接手下,定睛一看,原来一绽大元宝,眼睛不由亮了起来。

“这位大哥,刚才是兄弟不对,这十两银子算是赔罪和付那馒头的钱。这件事就是此揭过,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做个朋友如何?”

金大虎对那名衣衫褴褛的男子本来就有所忌惮,这家伙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偷了他罩着的食铺的馒头,原本以为是个乞丐,打断腿了事。没想到对方竟然功夫了得,三拳五脚就把他七八个兄弟给撂倒。

现在对方又多了两个看起身手不错的人,看他们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还不知道背后的水有多深,金大虎感到了害怕,毕竟他有三个儿子、七个老婆,他可不想为了这么一件小事不明不白的被灭了满门。

对方竟然想大事化小,而且还大方的给了银子,他正好借坡下驴,咧开嘴大笑道:“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朋友竟然这么豪气,这件事就此揭过。在下金大虎,这一片这都我看着的。朋友留下个万儿,以后好相见。”

别的切口李璟可能不知道,但是看过武侠片的人,没有不知道‘万儿’是什么意思的。

李璟笑了笑,学着上辈子在电视看到的江湖豪客的口吻说道:“做不改名、行不改姓,姓李单名一个璟。”

金大虎大笑道:“原来是李璟兄弟,看兄弟年纪不大,竟然有一身的好本事,将来开山辟海,戴顶大帽是迟早的事。”

李璟打个哈哈,“多谢金兄吉言!今日还有事情要办,改日定当请金兄吃头面的酒席。”

话说到这里,金大虎知道对方这是要走了,便拱了拱手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兄弟咱们后会有期。”

李璟也说了一些场面话,便和李珷准备离开,走了两步,发现那衣衫褴褛的男子没有跟上,李璟便冲身上叫道:“走吧朋友,兄弟我请你吃肉包子去。”

那男子闻言咽了咽口水,快步跟了上来。

三人朝城里走去,进了城门,李珷小声埋怨道:“大哥你也真是,那么大笔银子说给就给了,要是让娘知道,可要骂你败家了。”

经过李璟一番调教和刚才实战之后,他气势足了很多,刚才那种阵势只是开始有些害怕,到后来,脑子里竟然充斥着兴奋。但他毕竟是小户人家出身,看见大哥扔出十两银子眉头都不眨一下,想想自家的苦日子,这笔银子足够一家人吃好几个月干饭了,岂有不心疼的道理。

“钱没有了可以挣嘛,有大哥在,还怕以后没银花嘛!”

两兄弟说着话,走到了一家包子铺。这家包子铺还兼卖着面条和一些平常的卤肉。

那男子闻到从蒸笼里冒出的香气,喉结不由滚动起来,李璟大笑着引着那男子进了包子铺,“小二,先来十个大肉包子,再来三碗羊肉臊子面,三斤卤牛肉。”

店小二答应一声,便先端了一盘大肉包子。

那盘子还没落下,男子便双手闪电般伸出,抓住了两个大肉包子狼吞虎咽般起来。

眨眼功夫,两个大肉包子便吃的干净,又伸手抓了两个,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十个包子便被他一个吃光了。

那男子摸了摸肚子打了一个嗝儿,见李璟和李珷二人都直勾勾的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冲二人傻笑两声。

便在这时,店小二又端上了来一臊子面,看了三人一眼,觉得李璟像是付帐的人,便把第一碗面摆在李璟桌前。

李璟笑了笑,将碗推到那男子身边,“兄弟,吃!”

那男子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卷了面,也不怕烫,哧溜哧溜又吃了起来。

李珷看着男子的吃相,又估量了他的饭量,心里暗说,这家伙肯定比我能吃。

思绪间,另外两碗面和三斤卤牛肉也端了上来,三人吃过。

李璟问那男子,“兄弟,吃饱了吗?”

那男子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吃饱了!”

“想天天吃饱饭吗?”李璟又问道。

那男子头点得更加厉害,“想,想,想!”

李璟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那以后就跟着我,保证你天天吃饱饭。”

那男子闻言,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三人出了包子铺,李璟忽然问那男子道:“你叫什么名字,你看起来不像湖北人?”

那男子眉头皱了起来,似乎不想回答,不过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将李璟和李珷叫到一处无人的巷子里。

李璟和李珷都有些纳闷,说个名字至于这么神秘嘛!

来到巷子里,那男子对李璟说道:“既然我认你作了头人,什么事都不应该瞒你。我是苗岭寒天十八寨的苗人,寨子里的人都叫我晁十三。我们寨子因为不满官府苛收重税,头老便去官府与那狗官商量能否少些摊派。没想到狗官以什么大不敬的狗屁罪,打了我们头老五十大板。头老年纪大了,回来没两天就死了。”

说到此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似是要活吞了那打他头老板子的狗官。

“我们大小姐气不过,带着寨子里的精壮,夜里杀到官府,将那狗官杀了,并割了那狗官的头。官府为了报复我们寒天十八寨,派了重兵杀到我们寨子里,这些杂碎不论老幼见人就杀。我们寨里的人几乎被他们杀光,只有我和大小姐还有少数几个族人杀了出来。后来逃跑的路上又遭遇到一队官兵,我们的人被杀散了。我逃到一条商船上,躲过了追兵,那商船靠岸后,就来到了这里。”

苗族每一个寨子都是同一个宗族的人,人力非常有限,不能对抗朝廷的大兵。为求自保,一般会多个寨子结成同盟,一寨之主叫头人,他们认定的主人一般也会叫他头人。多个寨子结成的同盟的盟主叫头老。

因为苗族分散全国各地,语言和文化有一定的区别,叫法上不太一样,这里选的是简单通俗的叫法。

历史上,清朝苗族发生过三次大规模的起义,和数十起小的暴动,这些暴乱直接或间接都与贵州湖南交界的苗岭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李璟没想到这家伙是个直肠子,把这么阴私的事都说了出来。不过,这种实诚人正是他现在需要的人,他拍了拍晁十三的肩膀,“放心,你既然投靠了我,终有一日,我会为你的族人报仇。”

晁十三忽然跪了下来,“多谢头人,十三这条命就是头人的了。”

李璟忙将他扶了起来,“在这里不要叫我头人,引起官府注意就不好了,叫我璟爷。”

晁十三点了点头,“璟爷。”

李璟看了看天色不早,便往家里赶去。

三人来到家门口,李珷上去敲了敲门,很快三姐儿便来开了门。门打开的一刹那,三姐儿还带着笑容,不过看到晁十三这个陌生人,笑容便凝固住了。

李珷没有注意到三姐儿表情上的变化,上前把半开着的门推开,冲身后的晁十三笑道:“这就是我家,以后也是你家。”

晁十三愣了一下,忽然重重地点了点头。

三姐儿虽然满腹的疑惑,但又不能当着外人的面问出来。

等三人进屋之后,李璟让三姐儿烧些热水给晁十三洗个澡。

晁十三闻言说道:“不用,我习惯用冷水洗澡。”

李璟知道很多练武的人即使在冬天也用冷水洗澡,所以也不在意,让三姐儿带晁十三下去洗澡。

三姐儿终于怒了,柳眉倒竖,“我是个女孩子,你让我带个陌生男子去洗澡,传出去我还怎么嫁人。”

李璟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身处古代,男女之间是要避嫌疑的,虽然穷人家没有那么多讲究,但毕竟让一个女孩子带着陌生男人去洗澡,确实欠妥。于是,他只好打发李珷带晁十三去。

等二人走后,李璟又向三姐儿赔不是。三姐儿忽然伸出白嫩的小手来,“我的甜苕酥呢?”

李璟早将承诺给三姐儿买点心的事抛到了脑后,尴尬的笑了笑,“大哥今天很忙,把这事给忘了。我给你一些钱,明儿你自己去买。”

说着,从怀里掏出今天吃饭之后剩下的几十枚铜钱,抓住三姐儿的手,全部塞到她的手心,“这是哥全部家当,都给你了。”

说着,便要去李刘氏房里去看她。

三姐儿切拉住了他,问道:“大哥哥,哪个人是谁呀?随便带陌生人回家,巡逻的差爷会查问的。”

经三姐儿这么一提醒,李璟才想起清朝的户口制度非常的严密,牌甲内若是来了陌生人,牌长和甲长都会过来查问,若是怀疑此人,有缉捕扭送衙门的权利。那二狗子正好是牌长,有这个权力,不得不防着他。

想到此,李璟便想着怎么给晁十三弄个身份。

三姐儿见李璟半天说话,便又问了一遍。

李璟回过神,笑道:“有人来问,你就说是咱们远方亲戚,过来投靠咱们的。”

三姐儿朝李璟吐了吐舌头,“大哥哥越来越鬼了。”

说着,便跑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