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到清朝去造反 > 第二十章 张海望父子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张海望父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璟见天香愣在那里,手中毛笔也没有丝毫的挥动,笑道:“天香姑娘怎么不写?”

天香回过神,“呃,这就写。”

说着,挥笔如飞,很快就按照李璟的话将两张借据写了。

李璟拿着两张借据,吹干了墨迹,看了一遍,见和自己说得话没有什么出处,赞道:“姑娘真是好记性,要是换了我,听三遍还不一定记得清楚。”

说着话,走到插着短刀的地方,伸手拔了起来,然后又走到还躺地上的沈旺身边,不由分说抓起他的右手一刀划了去。顿时鲜血如注,吓得沈旺嗷嗷直叫。

李璟没有理会,将他的手往一张措据上一摁,借据上顿时多了一个鲜红的血手印。

他看了看那清晰的血手印非常的满,又向何智尧走了过去。

何智尧看到李璟似笑非笑的向他走了过来,脸上的肌肉不由抽搐起来,等到李璟走到他身边,他干脆跪了下来,“好汉,别,别割我手。”

李璟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保证你的待遇比他好。”

说着,将刀伸了出来,“你用大拇指醮那家伙的血,摁个指印就行了。”

何智尧连忙谢过,伸出手在刀身上醮了血,在另一张借据上摁了指印。

李璟走到那徐姐身边,伸手将那两张借据递给她道:“徐姐收好了,明天帮我交给沈公子和何公子他们老爹,让他们准备好银子,随时准备赎人。”

徐姐闻言,吓得险些昏死过去,“大王使不得使不得呀,给奴奴一条生路呀!”

李璟两眼一横,“叫你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然的话,老子将你先奸后杀。”

徐姐闻言头点跟波浪鼓似的,“大王饶命,奴奴愿做。”

说着,哆嗦着接过两张借据,一脸的苦瓜相。

“记好了,摁手印的给沈从梅沈二太爷。摁拇指印的那张给何大昌何员外,弄错了,还是要先奸后杀的。”李璟带着戏谑的提醒道。

“大王放心,不会弄错,不会弄错。”徐姐吓得边哭边说。

李璟看事情做得差不多了,在留下去恐夜长梦多,生出什么事端,几个箭步来到沈旺身边,一把将他提起来。又让李珷押着何智尧,晁十三提刀在前面,向画舫外冲去。

很快几人下了码头,迎面便见一蒙脸的大汉跑了过来。

前面开路的晁十三心提起了刀,冷声道:“啯噜子办事,不相干的人滚蛋,否则砍了去喂鱼。”

虽然,城外到了夜晚没有官差,但也得防有想逞英雄的人,李璟便叫晁十三遇到人用啯噜子的名头吓唬那些敢挡道的。

那蒙面人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低声道,“晁爷,是我张庄。”

原来,张庄胆子小,本不想干这种惊天大事,但上了李璟这条贼船,只有硬着头皮往上冲,但心里对何大昌和沈从梅这东湖县两个大佬还是非常忌惮,所以便蒙了面,防止被何智尧和沈旺认出来。

晁十三撇了撇嘴,一脸的不屑。

“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就在前面。”张庄见李璟等人得手,心里又害怕又兴奋,就像去被出嫁媳妇一样。

月光明亮,路上行人很多,有人朝李璟他们这边看时,晁十三都会恶狠狠地瞪过去。那些行人只是寻欢作乐,这种闲事可不是能管的,有多远就躲远。

很快,他们便走到了马车边,李璟将沈旺和何智尧架上马车。随后他让李珷和晁十三坐了进去。

马车内早已备好了绳子,二人进车,将沈旺和何智尧捆得结结实实,随后又堵上了嘴。

太阳照在了何大昌的屁股上,他也不愿意起来,搂着小妾又亲又摸。这小妾是扬州的一位做盐商同行送给他的瘦马,床上功夫了得,这几夜他都宿在这小妾房里。

就在何大昌摸得正舒爽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被这一番搅扰顿时失了兴致,不由冲着门外大骂道:“外面是哪个狗才,不知道老爷正睡着嘛!”

外面敲门那人回道:“老爷,大事不好了,小少爷被啯噜子给绑了。”

“什么!”何大昌一屁股从被窝里坐了起来,跳下了床。

那小妾也赶紧跟着下床,为何大昌穿衣。

穿好衣服之后,何大昌在那小妾小巴上捏了一把,淫笑道:“你接着睡,晚上老爷再来找你。”

那小妾娇嗔了两句,便又躺回了被窝。

何大昌打开门走了出来,一名穿着长袍马褂的管家,恭敬的立在一边。

何大昌扫了他一眼,“孙管事,我儿子被人绑了,你听谁说的。”

孙管事道:“天一早,少爷的几名长随和天香画舫的老鸨便来了,说是昨天少爷去天香画舫喝花酒,和一帮啯噜子闹了不愉快,结果双方大打出手。最后,对方还动了刀子,将小少爷和沈二太爷的公子一起给绑了。”

何大昌怒不可遏,喝道:“这帮啯噜子胆子越来越大了,连我的儿子都敢绑,那老鸨子人呢?”

孙管事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在前院的茶房内。”

何大昌哼叽两声,朝前院走去,那孙管事紧跟在他身后。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二人走到了前院。那看大门的门子见到何大昌,忙小跑着过去打千行礼。

何大昌一脚那门子踢了个狗啃屎,大步冲进茶房。

昨夜陪着何智尧去天香画舫的有三名长随,经过昨晚那事,一直提心吊胆,一夜都没睡,城门一开,就立刻赶了回来,精神有些恍惚,见到何大晶竟然忘了下跪行礼。

那跟着何大昌进来的孙管事见表现的机会来了,轻咳了一声,喝道:“你们这帮狗才,都忘了规矩吗!”

那三名长随闻言这才回神,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给何大昌请安。

何大昌看也不看他们,目光落在天香画舫的老鸨身上,“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讲给我听,若有半句虚言,小心我烧了你的画舫。”

徐姐昨夜也一夜未睡,心里凄苦的很,本来她从扬州买了几个琴棋书画都调教的非常好的瘦马回来,其中还有天香这种倾城国色,颇受宜昌府的达官贵人的追捧,银子如流水般的进帐,为此还将画舫改名为天香画舫。

谁知这天香名气太大,连那无恶不作的啯噜子都慕名来了,结果摇钱树儿成了招祸的扫把星。心里又怕又恼哪里还睡得着,将心中委屈和恼怒一股脑发泄在天香身上。

徐姐一肚子委屈说不出,只能将昨晚的经过讲述了遍,随后又将何智尧摁了手指印的那张借据交给了何大昌。

何大昌扫了几眼借据的内容,本来阴沉的脸色变得更加铁青,“这帮啯噜子欺人太甚,我一定要灭了这帮狗杂碎。”

正恼怒着,忽然那门子闯进茶房来,“老爷,沈二太爷在门外等候,说有事找老爷。”

何大昌一愣,心说这么早沈从梅这老家伙找自己有什么事,随即想到,沈从梅毕竟是衙门的里人,昨天啯噜子闹出那么大的事,兴安社那帮地痞不可能不知道,肯定也会通报沈从梅。

想到这里,大概明白了沈从梅也是为他的儿子而来,便亲自出门将沈从梅迎了进来。

沈从梅长相清瘦,颇有几分儒风。而何大昌人如其名,长得大肚肥肠。二人走在一起,颇有些不类不伦。

来到茶房,何大昌又让徐姐将昨夜的经过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徐姐又拿出另一张借据交给了沈从梅。

何大昌是个商贾,虽然买了一个官身,但还是脱不了商贾的秉性,对脸面不是太在乎。

而沈从梅是书香世家,儿子外出找女人传出去并不光彩的事情,现在还被人绑了,那更丢脸丢到这家了。可是这还不算完,看了李璟写的那张借据,真是怒到了极点,一把将那借据撕的粉碎,“张晋云这狗才是想开精忠山,扯旗造反嘛!”

何大昌听沈从梅的口气,似乎知道借据上自称‘本人张晋云’的那个家伙,不由问道:“大人认识这张晋云?”

沈从梅冷哼一声,“张晋云就是啯匪巨头张海望的儿子。”

啊——!

何大昌吓了一跳,张海望父子在宜昌、重庆两府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凶汉,连官府都不太敢招惹的人物。

“这张海望父子如此嚣张,难道官府就不能调派兵马将他们给灭了吗?”

沈从梅摇了摇头,“难呀,我曾听乔总兵说起过这张海望,这巨贼曾经是逆臣张广泗的亲卫,颇通兵事,后来升到了游击将军。张广泗因为在金川战事上贻误战机、欺弄上官、忤逆圣上被处斩之后,他便领着手下数十亲卫逃到了江上,做起了啯噜子。”

顿了一下,又道:“不怕贼凶,就怕贼懂兵法。朝廷派下重兵,这些家伙闻风躲了起来,宜昌府到重庆府水路纵横、群山连绵,上哪里去找他们。”

何大昌听沈从梅分析的颇为在理,不由点了点头,随即想到儿子在那张海望儿子这名凶汉手里,心里不由担心起来。

正在这时,那门子又在门外叫道:“老爷,门外有名乞丐,说他有少爷消息。”

何大昌和深从梅对望了一眼,并肩朝门外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