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绝品神婿王宁凌雪 > 第二百一十一章 认错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一十一章 认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梦兰好久才回过神来,不满地对凌雪说道:“小雪啊,你这也太不厚道了,咱们重新见面这么多天了,怎么你老公是晨旭公司总裁这事你都没跟我说过啊?”

凌雪笑着给她夹了块鸡翅说道:“哎,我自己公司都还有好多事情呢,哪有功夫管他啊?”

江文广虽然也知道晨旭公司很厉害,但更知道李家是什么样的存在,他没想到王宁一句话就把人家给收购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可能是注意到他们吃惊的表情,王宁笑着说道:“好了,大家都吃饭吧,等明天我跟文广一起去医院一趟。”

晚饭过后,王宁安排司机将梦兰送了回去,这下他总算跟凌雪单独在一起了。两人一同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王宁不时偷看她一眼,脸上收不住的笑意。

“怎么了,我脸上有花么?”凌雪没好气地说道。

“没没,就是单纯想看你。”王宁立刻说道。

凌雪‘切’了一声说道:“那么想看我你还带别的女人去昆仑山?你当我上次没见你从她车里下来呢?”

“哎呀”王宁一脸无奈地说道,“上次不是答应了她的嘛,主要是她母亲生病了,需要昆仑山里的药。这次过去不光没找到,反而还差点死在那里呢。”

“什么?!差点死在那里?!”本来还一脸轻松的凌雪突然紧张地坐了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王宁心里直呼自己大嘴巴,没事嘴贱什么玩意呢?!

“好啊你,这次为了别的女人竟然连命都差点搭进去了?你有没有想过家里还有我们母子两个?”凌雪语气凛冽地问道,她不是不知道王宁帮助人家是出于好心,但如果这样的好心差点连命都丢进去,那就是彻头彻尾的不负责任。

王宁感觉头很痛,有些焦急地说道:“小雪,你听我解释”

“不听,闭嘴。”凌雪直接打断他的话,话音没落就起身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用力摔门,传下一声巨大的关门声。

王宁吓得一个哆嗦,差点从沙发上摔下来。

得了,今晚看来得在沙发上睡了。

十点后,他在沙发上翻来覆去仍旧没有睡着,又过了半小时,他还是决定起身,找到了一个正在收拾卫生的保姆。

“那个,搓衣板在哪?”王宁硬着头皮说道。

在发现保姆看待自己的奇怪的眼神后,又赶紧说道:“不是不是,我是晚上喝酒把衣服弄脏了,想洗一下。”

“王总,有洗衣机,实在不行,我帮您洗吧。”保姆开口说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了。”王宁讪讪着说道。

“好吧,”保姆笑着点了点头,“我记得卫生间后面有一个,您去看看吧?”

王宁立马露出笑脸,转身跑向卫生间,但没跑两步他就停了下来,好似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来说道:“今晚上你们就不要上二楼去了,院子和一楼大厅收拾一下就行了。”

“可是”保姆露出为难的表情。

“哎呀,别可是可是的了,就这样吧。”王宁一脸痛苦地说道。

保姆好像明白了王宁什么意思,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脸,点头说道:“好的,我懂了,王总您注意身体呀。”

王宁没功夫理会她话里的意思,转身冲向卫生间,在坐便器旁边果然找到了一块搓衣板,拿起来直接跑到了凌雪的房门前,敲了敲门道:“对不起,小雪,对不起,我不是人,我错了,求求您原谅我吧!今晚上我就跪在这里向你忏悔!”

里面没有动静,王宁赶紧看了下周围,确定没有人后,他才将搓衣板平稳地放在地上,舒舒服服地跪了下去。

身为男子汉,跪天跪地跪父母跪老婆都不丢人,对,不丢人!

王宁这么想着,但搓衣板上面的纹路有点膈膝盖,早知道再找两块棉过来垫着的。

此时躺在床上的凌雪自然没有睡着,原本满脑子想的都是王宁在昆仑山的事,当得知他差点在昆仑山死了的时候,凌雪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尤其是在知道王宁是跟林夜蓉去的昆仑山后,心里更不是滋味。

但此时王宁就跪在门口,她的气瞬间就消了,反而还有种又气又想笑的感觉。过了好一会,听门外没有动静,她以为王宁是受不了苦,已经走了。于是悄悄走到门口,打开一点门缝朝外面看去,谁知正好跟王宁那张傻笑的脸面对面。

“小雪,你是不是心疼我啦?”

“滚!”凌雪啪地一声关上门。

过了一会后,门又打开了,凌雪站在门缝内说道:“进来跪吧,别让学慕看到了。”

王宁闻言立刻起身,抱着搓衣板挪到了里面。一般到这个地步,就说明事情成功了大半了,进去后他估计直接躺到床上睡都没有问题,当然了,态度要虔诚一点才行。

王宁冲凌雪嘿嘿笑了一声,装模作样地将搓衣板放到地上,打算在准备跪下的一瞬间将她扑倒在床上,然后那啥那啥,小雪肯定吃不消他的热情。但刚准备动呢,裤兜里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凌雪立马转头神情不善地朝他看过来。

王宁心里咯噔一下,心里不停地祈祷着,千万不要是女的啊,千万不要是林夜蓉!

掏出手机一看:姚江。

王宁随即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欣喜地说道:“小雪快看啊,是男的!”

凌雪跟看弱智似地看着王宁:“男的就男的呗,你激动个什么?心虚?”

“怎么会!”王宁立刻出了一身冷汗,看来今天自己怎么说都不对,得小心一点才行。

缓了会后,他接起电话,幽幽地说道:“干嘛啊,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了?”

随即,王宁便不说话了,静静地听着电话里的讲述,不时地点着头,但表情却越来越凝重。

凌雪察觉到异样,也收起了捉弄他的心思,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挂了电话后,王宁看着地板怔怔出神,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笑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