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绝品神婿王宁凌雪 > 第二百九十章 胜利

我的书架

第二百九十章 胜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宁根本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经验,他现在非常后悔自己的托大,早知道机关枪带两把过来了,就打不中也能牵扯一下这个死老头。但此时抱怨是没有用的,王宁只能尽力带着小琴躲避着剑气的攻击,每一次躲闪,身上都至少出现一两处伤口。

小琴见新老板兼救命恩人的伤越来越重,心里也是急到了极点:“你先别管我了,尽量躲起来,等他现出真身的时候再出来!”

她记得很清楚,当初王宁在幻阵里时,用的就是隐藏自己的办法。

王宁也想那么做,但直觉告诉他,自己没必要躲,也不能躲,否则自己的秘密将会被他人所知道。

小琴见王宁始终没有动作,便一掌将他推开跑向另一边,王宁想反手抓住,但小琴的身法与那两个杀手同源,一时间竟然也摸不到轨迹。他仰头冲着血雾里怒喊道:“你以为凭你能杀得了我?!”

“哼,你们一个是山门弃徒,一个是该死之人,今天谁也活不了!”血雾里幽怨的声音冷哼道。

话音一落,就有两道剑光从血雾里冒出分别射向两人位置,气机锁定下,王宁感到了极大的危险,但他凭借着自身强悍的灵气修为仍能应对,而小琴那边情况却不容乐观,她后知后觉地扭身躲避,腰上一痛,立即有触目惊心的血淌了出来。

王宁见状心头一紧,赶紧冲过去想救她,但小琴却挥手阻止了王宁的动作,接着,她闭上双眼,再次睁开时,两只瞳孔里绽放出不一样的光华,迅速扫视着四周。

“我帮你找到他的位置,你能不能一击必杀?”

“能!”王宁毫不犹豫地吼道,以小琴现在的状态绝对撑不过下一波攻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找到老头并杀了他。

老头也听到了小琴的话,更看到了她的动作。似乎有些紧张了,再次触动了剑气,发起了更加密集的进攻,王宁快速跑到小琴身边,挥动着磅礴灵气为他阻挡着四面袭来的汹涌剑气,经过血雾加成的密集剑气显然让王宁对付的左支右绌,但此时他心里却暗暗冷笑起来。

这老头本来是想一点点玩死自己的,但一看到小琴这个动作,立马发动了如此密集的攻击,这说是,他害怕了!

他疯狂地释放着体内灵气阻挡剑气,气海一瞬间接近枯竭,后面如果再遇到危险,王宁会与普通人无异。但他不怕,修者之间对决说白了就是灵气的对拼,两人都是淡紫境的修者,当自己快油尽灯枯的时候,说明对方也差不多了,最后谁死谁活,完全看运气。

但老头一定想不到,王宁体内除了正常的阴阳二气外,还多了一股万年寒气,甚至还能使用战斗模式的人物来进行战斗,这些隐藏的东西将成为他最后的杀招。

终于,在王宁即将抵挡不住,剑气也逐渐消散的时候,小琴目光突然锁定住一个方向,极为虚弱地说道:“就在你身后!”

王宁闻言毫不犹豫一掌向后挥出,磅礴寒气瞬间从掌心穴位处激发射向那个方向,很快,一道极为不甘且极为惨烈的叫声在背后响起。随即,血雾暗淡了下来,王宁的灵气感应终于脱离控制能正常发挥作用,一瞬间锁定了老头所在的位置,扭身掠出追击而去。

老头中了一掌后口中瞬间喷出血雾,发现王宁正朝自己杀来时,他惊恐万分,想趁着血雾没有完全消散,自己还没暴露身形的时候逃走,但古怪的是,王宁好像一瞬间能看到他了似的,始终追在身后,距离越来越近,从来没感受过的死亡的恐惧也随之在心里肆意滋生。

情急之下,老头胡乱地向身后几十米处疯狂挥出剑气,但都被王宁一一躲过,最后,熟悉的寒冷再次击中他的后心。老头如断线风筝般朝地上飞去,整片血雾也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转而是先前那副场景。

王宁浑身是血,掠到老头身前落下,老头中了万年寒气,此时已经被冻成一块冰坨子,但喉咙里还存有一丝温热的气息。王宁冷眼看着这个钱家的走狗,毫不留情地捡起地上的断剑,一刀插进他的喉咙当中。

确认老头真的死后,王宁踉踉跄跄地回到小琴身边,她的情况非常糟糕,身上衣服被剑气割得破破烂烂,肉眼可见处全是触目惊心的血红之色,气息也显得非常微弱。王宁赶紧蹲下抱起她,“你怎么样了?”

“我好疼啊”小琴虚弱地说道。

王宁苦笑一声,都说不让你跟着来了。随即,从怀里摸出了一个指头大的药丸子,轻轻放进了小琴的嘴里,又输出灵气裹在药丸送进她的喉咙当中。

这种程度的伤,龙元丹够用了。果然,药丸刚入喉的一瞬间,小琴身上的伤口便肉眼可见地愈合了起来,小琴迷离的眼神渐渐恢复了清明。接着,王宁又检查了一遍,索性都只是一些皮外伤,没伤到重要部位,不然还真救不回来了。

等小琴好得差不多后,王宁起身想去寻找老头的另外一个帮手,刚才黑影直接找那人决斗去了,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但很遗憾,此时四下望去,除了老头的尸体,哪还有什么人影?但很快,他注意到林子里有一道微弱的气息,不是黑影的。

王宁神色一紧,难道黑影不是那家伙的对手,已经被解决了?

不得已下,他再次提起精神,小心翼翼地朝林子内走去,同时暗暗所剩无几的寒气聚集在掌心,以防那家伙突然袭击。很快,他看到了老头的那个高个子帮手,但古怪的是,那家伙身上竟然没有一丁点灵气的波动。

王宁试探地向他靠近,很快,王宁看清楚了这个被钉在一颗树干上的高个子,他只有最后一口气了,正满脸不甘地看着地上的某个方向,没过多久,也咽气了。

确认人死后,王宁走近去观察这家伙的死因,发现他浑身上下只有胸口上那把刀一处贯穿前后的伤口,别的地方都完好无损,这让王宁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之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