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绝品神婿王宁凌雪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老七出山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三十五章 老七出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时老七心里别提多窝火了,他强忍着怒气问道:“怎么回事,出去了十个人,怎么就你们五个回来了?”

几个人无一回答,纷纷趴在地上不敢吱声。

“问你们话呢!”老七怒吼一声。

这一吼,让地上的五个人均是浑身一阵颤抖。

终于,有一个人战战兢兢地说道:“回回院长,我们被发现了踪迹,他们已经被抓了现在,应该是死了吧。”

老七闻言艰难地闭眼仰头,深吸了好几口气才高声怒骂道:“废物,一帮废物!这么简单的任务,都能被你们给搞砸了!?”

说罢,他直接转头看向门口说道:“来人呐,把他们给我送刑台!”

几人闻言顿时惊骇不已,不断地磕着头哀求道:“院长,院长啊,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们可是从小就在山门里长大,对院长大人您更是忠心耿耿啊!”

每个山门的人都知道,刑台是一个怎么样恐怖的存在,那是一台能将人粉碎成血雾的绞肉机。所有犯了事的山门人都将被投入刑台,等被碾成血雾后,门主就会出现,完成最后的仪式。

老七想到门主就感觉一阵头皮发麻,不禁大骂道:“我放了你们,谁放过我?!”

说着,门口立即冲进来了一队黑衣人,面无表情地将地上的五个人拖出大厅,送往了那个人间炼狱。

当老七得知门主大人要见自己的时候,早已吓得面无人色,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但没办法他只能硬着头皮过去了,一路上他都想着这样一件事,门主这老娘门这么着急要王家古籍,说明她的情况已经到达了最危险的时刻,如果这个时候她突然死了该有多好啊!

可惜天不邃人愿,当他站在门主房间正门口时,里面一道毫无感情,如同地狱里出来的声音说道:

“七,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么?”

老七立马吓得跪在门口说道:“门主大人,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个王宁,这次竟然是准备好,等我的人过去就动手的!”

“够了。你身为七院院长,平常根本没有什么事是需要你操心动手的,就找个古籍,你亲自去一躺很难么?”门主语气里充满了责怪与愤怒。

老七闻言怔了一下,悄悄抬头,但一抬眼就与一张极为苍老的脸撞在一起,他吓坏了,心想,难怪门主会这么迫不及待,情况真的已经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了。

老七虽然没怎么面见过门主,但她那张娇艳的脸庞却还清晰地记在脑海里。此时他明白了门主的言外之意,赶忙点头保证道:“门主放心,小的保证亲自去找王宁,一定把东西给您带回来!”

“哼,要不是其他几大家族一直在盯着我,这种小事根本用不着你们这些废物帮忙。你记住了,这是本座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再有意外,你就去死吧。”

老七一身冷汗回到院里,不过他想的却不是怎么把秘密找过来交给门主,而是,如果自己真的找到那个秘密的话,他一定要好好地藏起来,坚决不交给门主。

因为功法的缘故,每一个卫家人的命都不长。而这个天杀的老女人,眼看着离死就不远了,他可不会傻到要让她多活几十年,自己再承受生命威胁的地步。

“哼,还想让我帮你拿到那个秘密,你就做梦去吧!”老七心里说道。

王宁这边很快就得到了这个功法的修炼方法,以及破解方法。其原理很简单,在修炼过后,人可以将自己与空气融为一体,静止时可以说几乎无法被人发现,但一动起来,就会有影子闪过,这一招虽然隐蔽性非常好,但白天还是太容易被发现了,所以爆杀院的人几乎每次行动都在晚上。

而破解方法也堪称幼儿园级别:只要把石灰面粉等东西铺在地上,他们只要经过,随身带过的气流就一定会在地上留下痕迹,而扬起的粉末也会附着在那个人身上,自然就被发现了。

知道这个办法后,王宁立刻派人去购买了大量的石灰面粉等东西,在小区附近一公里范围内撒下,然后就等着那些人再次送上门来。

此时此刻,一辆正在开往江文市市区的商务车上,老七正眯着眼看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色,心里头唏嘘不已,真想不到,自己堂堂一个深紫境修者,竟然还要亲自出马。

王宁是什么人他不太清楚,大概率会只是一个普通人,顶多身边有几个比较厉害的修者罢了,不过这没关系,哪怕是同级别,他也有信心几招内拿下对方。

关于这次出来的目的,他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在拿到王宁手里的古籍后,他就自己去找那个秘密,然后躲他个百八十年,等踏入仙门后,再回来找那几个老对头好好算账。

当然了,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

当汽车进入江文市境内的一瞬间,这座城市里所有隐藏紫境修者都感受到了这股强横气息的袭来。深紫境,是凡人到仙人的分水岭,其威能对于普通人来说更是如仙境一般,是让人仰望的存在。

“右君大人,有人来了。”剑一立即敏锐地说道。

司泽天则淡淡笑了一声,看着江文市的方向默然不语。

别墅内的王宁警惕地看着能量的方向,淡笑一声,开口问道:“曲大哥,你说这次会是谁过来呢?”

曲梁皱眉说道:“不太好说,这种气势紫境一下是无法扩散出来的,看来这次来的人有些棘手啊。”

王宁笑说道:“真没想到连曲大哥都有怕的时候,那您方不方便说一下,您现在是什么修为?”

曲梁也不打算隐瞒什么,有些尴尬地开口说道:“我不过是紫境中期罢了,在这股力量面前恐怕也做不了什么”

王宁闻言心里有些波动,但还是笑着点了点头,这副样子倒是看得曲梁一阵纳闷,不禁问道:“这个人是要来杀你的,你不怕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