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渝心安 > 第三十八章 幽媚儿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八章 幽媚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幼童扶着吴优走到院落中的石墩上坐下之后,吴优便向幼童了解情况。

  幼童便告知先前与大黑狗去山谷的河里捕鱼,大黑狗在河流上游处发现吴优躺在河边,大黑狗便驮着吴优回到了这院落内。

  吴优便问这山谷是何地,幼童一问三不知,只知道他从小便在这山谷内与姐姐和大黑狗一起生活,从未出过这山谷,吴优便没有过多问下去,与幼童问了一些在这山谷内生活的一些细节。

  两人聊了一会,随着大黑狗的叫唤声,吴优看着不远处,年轻女子踩着碎石背着背篓哼着轻快的歌曲迈着轻盈的步伐朝院落走来,走进后看到坐着身穿单衣的吴优,一脸喜色快步走来。

  吴优急忙起身向进入院落的年轻女子拱手道谢后,抬头看着一脸笑容的年轻女子,脸上有些潮红,看着自己身着单衣,急忙转身不敢看向那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也没有在意吴优的异常,把背篓放下之后,与吴优道了声喜,便呼唤那幼童,幼童走到年轻女子出在背篓提着一只野鸡便往厨房走去。

  吴优看着幼童向厨房走去,虽说先前自己醒来之后,便知道这做饭一事是这幼童,如今看到幼童提着野鸡在厨房内开始拔毛清洗,脸上还是有些惊讶。

  年轻女子见幼童开始做饭后,也没有跟吴优交谈,开始整理那背篓内的药草,吴优向年轻女子说了一声后,便迈着那僵硬的步伐朝房内走去。

  年轻女子见状急忙扶着吴优的手臂,吴优不好意思道了一声‘自己可以的’,自己朝那房内走去,年轻女子也没在意,站在看到吴优进入房后,便继续弄自己的药草。

  吴优回到房间把自己的青衫穿上后,这才想起自己身上的东西。

  检查之后,戒指和储物袋皆在,暗叹一声,坐在床上想着先前年轻女子讲的经脉尽断摇了摇头,迈着僵硬的步子朝房外走去。

  看到那年轻女子在挑着药草,吴优走到近前道:“姑娘,需要帮忙吗?”

  年轻女子抬头看着吴优,脸上笑了笑,道:“公子,你好生休息,这些药草我快挑好了。”

  吴优看着继续蹲在地上挑药草的年轻女子,心里过意不去,便想蹲下来帮忙挑药草,不料吴优太高估了自己的身子骨,蹲下来的那一刻,整个人向后倒去。

  向后倒去的吴优硬是一声不吭。

  年轻女子听到响声后,急忙扶起吴优,检查着发现并未大碍后道:“公子,没事吧!”

  吴优脸上一红,尴尬的笑了笑,挠了挠头道:“谢过姑娘,我没事。”

  “没事就好,公子你大病初愈,还需要好好休息,这些事情我来。”年轻女子扶着吴优,温柔道:“上次我与公子说过,我叫幽媚儿,公子呼我名字就行。”

  吴优点了点头,便也打消了想帮忙的念头,与幽媚儿道:“有劳媚儿姑娘,我叫吴优,姑娘不要公子公子的叫,直接叫名字便可。”

  两人笑了笑,吴优也识趣的走到石墩上坐着休息,听着厨房里的炒菜声,看着眼前正在挑药草的幽媚儿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一会,幽媚儿把那药草挑好后便放在一旁,幼童也端着饭菜上了桌,吴优看着幼童做好的饭菜,色香味俱全,看了幼童一眼,完全想不到这些饭菜是身前这幼童做出来的。

  醒来一个月,吴优每日就靠那幽媚儿喂的药草补充体内消耗,看着眼前的饭菜,不禁咽了一下口水,肚子饥饿感浑然而生。

  幽媚儿看到吴优的样子,笑了笑,走进厨房内拿了碗筷,三人一狗便在这院落内吃了起来。

  吴优这一顿饭没有像某只小黄狗一般,风卷残云,还是保持了风度吃了五分饱,一是考虑着自己第一次与救命恩人一同吃饭,二是自己身体刚开始恢复,如今跟凡俗之人没什么不同,不宜大吃大喝。

  饭后,幼童把碗筷收拾干净,原本吴优想帮忙一起收拾,再次发生了倒地的情况后,便打消了念想,坐在石墩上,跟幽媚儿交谈起来。

  吴优看着幽媚儿还是有些尴尬,喂药和擦身子的事情不时会想起。

  吴优看着幽媚儿并未在意,想着先前与幼童了解,并未所获,便问道:

  “媚儿姑娘,这里是什么何地?”

  “这里是我家啊,莫非公子的伤还没好?”幽媚儿笑道。

  吴优看着一脸笑意的幽媚儿解释一番之后,幽媚儿才知道问的这座山是哪里,平静道:

  “这里是药山,山上到处都是药草,不然公子的伤势也不会这么快好。”

  吴优听到后,想到自己在这药山待了一年多,脸上一脸震惊,惊讶道:“媚儿姑娘,这药山不是每年只有仲夏,季夏二月才没有那瘴气吗?寻常都弥漫着瘴气,这药山深处又有那修为高深的妖兽,姑娘是如何在这里生活的?”

  幽媚儿看着吴优的样子,笑了笑,平静道:“我一直生活在这药山内,这瘴气对我并未有何影响,每半年我都要出去这药山卖一些药草,换一些生活之物。”

  吴优心里想着书内关于这药山的介绍,加之自己与萧崇武和灵均进入药山采药草所见,看着一脸平静的幽媚儿,吴优震惊的说不出话,心里越想越后怕,额头上冒出汗水。

  想到幽媚儿是已经化形的妖兽,至少凝神境以上的修为,如果真是那见人就杀的妖兽,也不会救自己,想到幽媚儿救了自己,还对自己那么好。

  吴优艰难的起身给眼前的幽媚儿行了一礼,尊敬的道了一声前辈。

  幽媚儿急忙扶着行礼的吴优坐下,看到吴优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依旧一脸笑容,笑道:“公子,你不用这样的,还是唤我媚儿就好。”

  吴优依旧有些忐忑不安,尊敬道:“谢前辈这些日子的照顾。”

  幼童这时过来,唤了一声哥哥姐姐后便跳着轻快的步伐,大黑狗紧跟其后,回房间休息去了。

  吴优看着幼童的背影,脸上露出苦涩之色,心里想着这幼童莫非也是那化形的妖兽。

  幽媚儿此时好似看穿了吴优的想法,笑道:“公子,阿满是我在药山外捡的一个孩童,我一直把他当做弟弟。”

  吴优闻言后看着幽媚儿,心里缓缓出了一口气,这时又想起幽媚儿给自己喂药和擦拭身体,脸上一红,结巴道:“前辈,先前给人喂药...都是这样的吗?”

  幽媚儿一脸疑惑的看着吴优,道:“先前我出去这药山,去过一座城池,看到你们人族喂药都是用勺子喂,我先前试过,你自己无法张嘴,我就用这简单的方法,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吴优听到幽媚儿的话,想着那擦拭身子,也是这样,脸上更加的红,平复一番后,平静道:

  “谢前辈先前的照顾,如今晚辈好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

  幽媚儿听到吴优的话,惊道‘哎呀,今日的药忘记熬了’,急忙起身走到厨房,拿出一个瓦罐,走到药草处,开始往瓦罐放药。

  吴优看到幽媚儿开始忙着给自己煎药,自己的屁股如火烧一般,原本僵硬的身体也变得灵活起来,急忙起身走到幽媚儿身旁。

  蹲下身子道:“前辈,这些事我来吧!”

  吴优便开始捡地上的药草,看到药草后一脸震惊颤声道:“这..这..前辈平时都是用这药草给我熬药的吗?”

  幽媚儿看着一脸震惊的吴优,脸上露出疑惑道:“对啊,都是有的这些药草,有什么不对吗?”

  吴优看着这些药草,想到自己这一年多不知道浪费了多少药草,多少灵精浪费,一脸心痛道:“前辈,这些药草没有不对,就是....太浪费了,吴优那丹药吗?”

  幽媚儿听到后,笑了笑道:“哪里有那丹药啊,丹药都是你们人族的东西,这药草没错就好,我先前受了伤吃了这些药草就好了,看到公子之前的模样,我还以为用错药了。”

  说完,幽媚儿就开始生火熬药。

  吴优看着瓦罐里的药草,心痛无比,不过想着给自己治病,看着幽媚儿露出感激之色。

  “前辈,这药草你每日都采得到吗?”

  幽媚儿扶着吴优走到那石墩坐下后,笑道:“对啊,这些药草我都是在附近采得,有很多,公子要是需要的话,我在采多一些。”

  看着眼前这不知道什么修为的妖兽前辈,救了自己还对自己这么好,急忙起身行了一礼,道:“谢前辈,日后我定当涌泉相报。”

  幽媚儿看着今天不知道给自己行了多少次礼的吴优笑了笑,道:“公子,你别那么多礼,直接叫媚儿就好,如果你真想报答的话,以后伤好了带一些你们人族的东西来看看我,每次我半年出去一次卖那药草,给阿满买东西都特别小心。”

  吴优听到幽媚儿的话不禁有些羞愧,人家都至少是凝神境的前辈,自己经脉尽断,如今还未恢复,即便恢复了也是那洞府境,摇了摇头,心里叹了口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