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星际之专属机甲师 > 第34章 家长来领人

我的书架

第34章 家长来领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迅速移开视线,想着芥子空间里还有些米粮,便顺着记忆里贫民窟公共做饭的地方走去,好在此时根本不到饭点,他一路上也没遇到几个人。

另一边,尤婶子见他就这么离开了,刚松一口气,细致地开始喂孩子喝起营养剂,谁知刚喝到一半,叶枭安又折返了回来。

她的心猛地又提了起来,如揣着个□□,狂跳不止。

她瞄了几眼叶枭安高大的身体,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这人的对手。

叶枭安将煮好的米粥和加热的鸡汤放在了桌上:“尤婶,你别害怕,我真不会伤害你,这些是我现有的食物,你吃点吧。”

尤婶子看着桌上那白粥和鸡汤,难以抑制地咽了一口唾沫,心中震感,竟然是自然食物!

叶枭安看出她的防备,走到了离桌子较远的角落,细声道:“吃吧,这白粥无味,我放了点糖,女孩应该都喜欢。”

尤婶子一听,当即愣住,低头看了眼嘬手指的女婴,这孩子一直很乖巧,饿的时候喝点水都能老实很久,哪怕根本没吃饱也不哭不闹,除非忍受不了了才会哭。

叶枭安看出她戒备淡了不少,趁机再次说明了来意:“尤婶,我来呢,是来拿一点东西,当初走的急,落下了一个铁箱子,你有看见吗?”

尤婶子看着叶枭安,咬了咬唇。

“卖了。”

叶枭安闻言有些失望。

从原身记忆力,他宝贝的那块矿石好像就放在铁箱子里,是准备之后送给沈恩宇的,结果谁知一回叶家就身不由己,甚至没来得及回来一趟,或者说,根本没有机会折返回来。

“好吧,箱子里也没什么值钱的,只是有些对我意义非凡的东西,卖了就算了,那今日打扰了,给你造成不便,非常抱歉,这些蔬菜和瓜果,你留着吃吧,我就先走了。”

“等等!”尤婶子已经被叶枭安一系列操作弄傻了,但再傻,这时候也意识到对方确实没有恶意,只是想拿回东西而已。

而那上锁的箱子被他丈夫砸开后,只有一些营养剂和信件,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除了营养剂,能卖的都卖了,除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紫水晶,她看着喜欢,丈夫便说:“这看着就是塑料,不值钱,喜欢就留着玩吧。”

叶枭安闻声开门的动作一滞,回头看着尤婶子。

尤婶子咬着嘴唇,像似挣扎,最后,她低着头,看不清神情,声音也带着颤音和嘶哑:“还剩下一件东西,但是…但是我有要求!”

叶枭安神色一暗,浑身霎时弥漫出一股冷冽的气势,和刚刚笑意满满的人简直是判若两人。

“说。”

尤婶子咬破了干裂起壳的嘴唇,抬头望着叶枭安,鼓起全身勇气颤抖道:“一万星币!不不,一千就好,没有的话,一…一百也行。”

叶枭安冷眼看着她嘴角殷红的血,最后将视线落在了那婴儿身上,他最讨厌被人威胁,尤其是这样得寸进尺的人!

但她看得出这女人是走投无路了才这般。

“可以,一百星币,把你的id手环拿出来。”叶枭安斩钉截铁,随即低头点开id手环,俊朗的面容下,一丝丝的寒意正不断渗出。

他快速与女人完成了交易,随后扔下两件棉大衣就离开了。

“对不起…对不起…”尤婶子知道自己是趁人之危,可是她没办法,她必须活着,哪怕像下水道的老鼠那般肮脏。

叶枭安没听她的忏悔,登上了回台梦市市中心的免费列车。

【叮——系统提示,方圆有限范围内,有人逝去,请宿主选择是否去结算?】

叶枭安寻了个位置坐下,正要拒绝,就听见梨花开口:【死者是之前列车上的那名猥琐男。】

猥琐男…?

梨花什么时候学会这描述了。

梨花在虚空中不停拍打着尾巴:【要不要结算?】

叶枭安点了点身旁的按钮,瞬间弹出一个虚拟的漂浮框,上面正是这辆列车停靠的站台,距离他要抵达的目的地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时间应该够。

“结算。”

话音一落,他就软绵绵地靠在了窗边,看着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黑暗的虚无中,叶枭安看着金光下的男人,对方幽幽醒来也看见了他。

“啊啊啊!!你…你…”

“开始结算。”叶枭安水墨般的眸子瞬间变窄,如同猫瞳一般,正慢慢溢出金色。

梨花化成的猫形也是一模一样的眸子,听见宿主话后,毛茸茸的爪子凌空一划拉,像似在给男人开肠破肚一样,只见下一秒,男人体内就延伸出了两条带子,一黑一白。

叶枭安瞥了眼那丝带般的东西,抱着手臂慢慢走近,低头俯视男人惊慌的神色,扭头没好气看着趴在肩头的猫:“梨花,你是在坑我吧,这人的恶显然比善多,结算个屁,老子还要倒贴。”

梨花:【宿主不可以貌取人,所有善恶都是无法靠眼睛看出来,世间万物,对于善恶的标准从来没有统一。】

叶枭安闻言:“那你凭什么给他们定善恶?”

梨花:【并非是我,我和宿主一样,都是收割执行者,他们的善与恶,是宇宙诸多法则运算后的结果,谁都无法左右,除了他们自己。是善还是恶,都是他们自己种下的因果。】

“废话少说,直说吧,要倒贴多少。”

【此人身前恶贯满盈,善少恶多,需要宿主支付二十万善意币填补。】

二十万善意币,两亿星币!

叶枭安看死人一样看着地上的男人,结算完成后,男人的腹部开始裂开,腥臭的脓血流了出来,除了腹部,他肩上,脸上都有硬器划破的痕迹。

可见死前经历了一场冷兵器的打斗。

“说说吧,怎么死的?”叶枭安蹲在身来,看着男人惊恐的眼神。

“我…嗬…死了…那个…臭娘们…”男人瞳仁渐渐涣散,表情也越发狰狞和扭曲,配着那满身血迹和开肠破肚的致命伤口,场面触目惊心。

在系统的控制下,男人要么拒绝回答,要么只能说实话,于是他断断续续说着,叶枭安也耐心十足地听完了全程。

原来之前被他骚扰的女子在回去的路上,再次被这畜牲逮着,这人被叶枭安警告了哪会善罢甘休,但他欺软怕硬,不敢挑衅叶枭安,便转头报复起那女人来。

他把女人拖到了废弃的垃圾旁,靠着成山的垃圾掩护,先是发泄地殴打了一顿,随后就想行不轨之事,谁知那女人突然发飙,拿着叶枭安给他的匕首一通乱刺。

虽说男人的力气比女人大,但他气血不足,身体本就虚,又在之前毫无章法地发泄了一通,此时手脚软绵绵的,就被女子反杀了。

“那女人是…疯子。”说完作案全程,男人瑟瑟发抖,显然被那看似柔弱的女子突然的爆发给吓到了,要是那人一早就是这性格,他也不敢啊。

“报警…我报警了…一命抵一命…我要她陪葬!臭娘们…”

说着,男人气息停止,脸上的不甘、愤怒、害怕和后悔全都凝固在了那放大的瞳仁里。

叶枭安抬手一挥,男人消散在金光下,他揉了揉眉心,开始怀疑自己一开始是不是多管闲事了。

梨花:【梨花觉得宿主没有错。】

醒来后,叶枭安去了台梦市管理局,不出意外看见了那名被拘留待审的女子。

他做了人证,又经过多方核查,最终结案是男子骚扰女子不成,在有目的的尾随女子后,进行了殴打报复,又意图进行强j等重大犯罪,女子属于正当防卫,意外造成男子身亡,属于无罪释放。

“好了,她可以走了,你得留下。”

叶枭安眨了眨眼,为什么?

“你有持武器或者机甲证明么?或者机甲学院的学生证?没有吧,嗯,在公共区域使用刀具进行恐吓威胁,罚款五千星币,打电话让你家长来领人。”

叶枭安扯了扯嘴角,今天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出门前就应该先看看黄历:“……”

凌裴此时正在议会大堂和议员们商讨小白菜的最终定价。

这东西确实好,但价格太高,一般人吃不起,议会就想将价格打压下来,让平民百姓也能消费得起,最后敲定将海蓝星的特殊蔬菜瓜果以正常蔬菜瓜果的三倍至五倍的价格定价。

之后议会不会再插手凌裴在海蓝星上的买卖,并且不需要再缴纳额外的星球税,额外每年还会补贴二十亿给海蓝星的种植农民。

凌裴没有反对,他一开始就知道小白菜的高昂价格不会持续太久,能赚好几个月已经在他的意料之外了。

与凌裴有小白菜合作的宛润祈却苦着脸,一副不高兴的模样,但也知道见好就收,他这半年来已经赚了不少,惹得不少人眼红了。

会议进行到结尾。

这时,凌裴突然收到了叶枭安的信息。他看着内容,神色一怔,随后嘴角一勾,露出了似有似无的笑意。

议员们看见凌裴笑了,均是浑身一震,这人也不是说不笑,就是每次看到他笑时,都让他们条件反射地感到一阵寒意。
sitemap